热门事件

暴雷的房企们,曾经“造富”了谁?

发布日期:2023-08-25 15:35

IPO 上市公司 分红

碧桂园 万科

这还不是全部。

许家印

清流工作室选取的总负债排名前十的样本企业中,统一按人民币列示,恒大以2.44万亿总负债位居榜首,另外三家负债过万亿的房企,分别是碧桂园总负债1.43万亿、万科总负债1.35万亿和融创总负债1万亿。


龙湖集团和世茂集团的总负债分别约5500亿元和5300亿元,列负债榜的第五和第六名。华夏幸福和新城控股则以3800亿元和3700亿元列第七、第八名,金地集团和富力集团均以总负债3000亿元排入前十。

除了巨额负债,部分房企在IPO和配股增发中进行了两波融资。其中碧桂园的IPO融资金额最高,约合人民币124亿元,此后又通过配股融资了557.65亿港币,约合人民币480亿元。融创的IPO金额不大,但上市后通过配股融资约合人民币200余亿元。


根据清流工作室统计,按照大股东累计获得的分红金额排名,许家印家族排在第一名。自2009年上市以来,中国恒大累计分红达733.86亿元。许家印夫妇常年控制了中国恒大七成左右的股权,累计可能拿走超过500亿元,占比达到了68.54%。

杨国强家族从上市公司获得的累计分红也超过400亿元,排第二名。公司于2007年上市,目前累计分红为747.23亿元,杨氏家族常年持股在60%左右,共计分得分红约420亿元,占累计总分红的56.23%。

事实上,上市年份最久的万科累计实施的分红金额最大,总额约1030亿元。

另一对从上市公司获得高额分红的地产老板是 吴亚军 及其前夫蔡奎。龙湖集团2020年才开始豪横分红,并连续两年年均分红超过百亿港元。吴亚军持股比例约43%,而其前夫蔡奎持股约23%,两人累计获得的分红也近370亿元。

孙宏斌

据清流工作室统计,从2017年开始,到2020年房企大规模暴雷前夕,这四年是房企分红水平最高的一段时间。

万科A从2017年开始,一直到2021年,连续5年进行百亿人民币的分红,恰好在2017年入主万科的大股东深圳地铁,成为这段高额分红的最大受益者。当年因“宝万之争”短暂在股东列表停留的宝能及其一致行动人,也刚好赶上了万科A两年分红高峰期,总计获得分红可能逼近90亿元。

碧桂园也是在2017年到2020年,连续三年进行百亿分红。碧桂园服务2018年上市后就开始分红,至今杨氏家族累计分得碧桂园服务18亿港元,折合人民币逾15亿元。

中国恒大在2017年分红金额首次突破百亿港元,达166.36亿港元。2018年的分红更是逼近两百亿大关,按照当年年末的持股比例计算,许家印夫妇一年的分红就达153亿元,折人民币逾130亿元。

龙湖集团的大额分红节奏稍缓,到2020年和2021年连续两年进行百亿港元分红,仅这两年时间吴亚军及其前夫蔡奎分得的金额可能接近150亿港元,折130亿人民币。

九龙仓集团主席吴光正,跟着吴亚军吃了一波红利。他在2012年开始入股龙湖,常年保持6%到7%的股权比例。在龙湖历次分红中,吴光正累计获得分红可能达38亿港元。

不过也有因为被分红吸引,最终“折了本”的。2017年也就是恒大分红突破百亿之后,港资大佬刘銮雄在2018年陆续买入恒大股票,到2018年底,刘銮雄夫妇持有中国恒大的股权比例为8.94%。而中国恒大2018年的分红金额再次突破新高,达197.51亿港元,其中可能有17.66亿元分给了新晋股东刘銮雄夫妇。

中国恒大2019年的年度分红仍接近百亿港元,2020年的分红突然跌到24亿港元,随后迎来集团暴雷、2021年年报难产,更难言分红了。赶在高点入股的刘銮雄,也在恒大暴雷中受到重挫,他重金购入的恒大股票一夜大跌,最终以股票变现亏损至少78.82亿港元退场。

大股东认购高息债券

协纵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向清流工作室表示,港股上市房企分红的资金来源可能是境外的借款或者融资款。


许家印在2018年11月6日认购了恒大两只美元债共计10亿元美金,分别是2018年发行的2022年票据和2023年票据。根据公司披露,这两只美元债为期四年和五年,年利率高达13%和13.75%。而这两只债券合计金额为12.35亿美元,其中10亿被许家印认购,几乎可以说是大股东专属债券了。

这两只债券可能是恒大最高息的债券,恒大2017年到2019年发行的债券年利率普遍在7%到11%。其中紧跟着2018年美元债后面发行的,为期42个月的另一只美元债,年利率只有8.25%。

许家印夫妇2018年仅持有上述两笔债券两个月时间,获得的利息收入就达1.41亿人民币。

到2019年,许家印从从中国恒大获得的利息收入为2.29亿人民币。不过,合计10亿美金的债券,折算为人民币至少是68亿元,按照每年13%的利率,每年的利息收入应当接近9亿人民币。一个可能性是,许家印将这两笔高息债券转卖他人,2019年的年报显示,许家印在年末不持有任何恒大的债券。

2020年、2021年,许家印又再次认购中国恒大美元债5千万元、2千万及5.8亿美元,年利率为12%、11.5%和12%。即使在暴雷后的2020年到2022年,也依然每年从恒大拿走数千万的利息。

根据2022年年报,许家印夫妇向恒大借出的贷款余额是38.56亿元,据清流工作室统计,近5年年报中许家印夫妇向恒大提供的借款加总可能接近130亿元。

2022年年报显示,恒大应付许家印夫妇的利息高达22亿元人民币,若以近5年已支付利息再加上这笔应付款,许家印因借款给恒大计算的利息接近27亿元。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许家印的得力干将,也跟着老板购入中国恒大的美元债,但他们购买的是年利率稍低的美元债。比如夏海钧、赖立新均购买了不少恒大的美元债,大部分利率集中在8%和9%,只有一两只小额购买的债券能达到11.5%。从年报数据看,夏海钧近年累计通过借款方式从恒大拿走的利息也有1.75亿人民币。

此外,刘銮雄也紧跟着购买恒大的高息债券。据媒体报道,刘銮雄家族曾在2019年购买11亿元恒大的美元债,利率介于6.25%到8.25%之间。2018年末,刘銮雄家族认购了47亿港元恒大债券,预计年收益约为5亿港元。2010年初,刘銮雄也曾两次认购恒大发行的企业债券,总额高达7.5亿美元。

同样大额分红又向股东借款的,还有富力集团和碧桂园。富力集团的李思廉和张力,也认购了自家的美元债,年利率是6.5%。杨国强认购了碧桂园5.8亿美元优先票据,年利率是4.75%。

杨家作为大股东,在2022年给碧桂园提供了免息无抵押借款共计50.55亿港元。2021 年 11 月,融创也曾发布公告称,孙宏斌自掏腰包,借给融创集团 4.5 亿美元无息借款,以帮助融创集团度过流动性危机。

跟着老板发财的高管层


经清流工作室统计,恒大集团的夏海钧从上市以来累计薪资收入高达18.77亿元,位居地产致富高管榜首并遥遥领先。

碧桂园的杨氏家族和职业经理人莫斌累计从公司获取薪酬6.67亿元和5.44亿元,龙湖集团的邵明晓和赵轶历年薪酬累计达5.39亿元和3亿元,世茂集团的许氏父子已披露的薪酬也已高达1.93亿元。

王石

“有钱打工人”之间也有参差,有人辛苦20年累计薪资刚好过亿,也有人一年薪资就赚近3个亿。

其中,恒大集团的夏海钧年薪多以“亿元”为单位,排名地产致富高管榜首。

2015年到2021年,夏海钧的年薪保持在1.54亿元到2.98亿元之间,累计薪资收入超过18亿元。同时夏还持有恒大的股票,累计获得分红或达3.7亿元,减持套现金额也有8.85亿元,购买恒大债券获得的利息收入约1.75亿元。将前述各项相加,夏海钧从恒大获得的总报酬可能超过33亿元,是名副其实的“打工皇帝”。

龙湖集团的邵明晓,薪资也颇高。其历年薪酬累计达5.39亿元,通过股票分红收入2.22亿元。此外,邵明晓通过大量减持龙湖股票,套现了6.79亿元。累计多项收入,邵明晓从龙湖集团赚到的薪酬,或达14.39亿元。

龙湖集团的赵轶,历年薪酬累计达2.3亿元,股票分红约4000万元,减持股票套现1.51亿元,累计赚得收入也有4.22亿元。

碧桂园地产的莫斌,和碧桂园服务的李长江,也在这轮地产周期中实现财富自由。

莫斌2020年、2021年的年薪资分别高达1.33亿元和1.92亿元,累计从碧桂园获得的薪资为5.44亿元。同时他还持有碧桂园的股票和债券,累计收益1.1亿元。不过,莫斌又花了2亿多港元增持了碧桂园的股票。

而李长江,因在碧桂园暴雷前大动作减持套现,被舆论讨伐。李长江累计薪酬为1.26亿元,其中2020年的年度薪资达6千多万元。李长江持股碧桂园服务股票,累计获得分红达1300万元,再加上减持套现4.57亿元,总计收益或接近6亿元。

另一位慷慨的老板是融创的孙宏斌,他手下四员大将均获得高薪,迟迅、汪孟德、商羽和荆宏累计薪酬均超过1.5亿元。部分高管也持有股票,分享股息,并通过减持获利。

比如大型房企金地集团,由职业经理人凌克和黄俊灿管理。两人年薪保持在百万级别,累计获得的薪酬在1.3亿人民币以内。

又如,万科的两位职业经理人郁亮和王石,在万科工作二十余年,累计薪酬也不到两亿港元。因持股比例较低,郁亮和王石累计获得的分红数额分别折算为3千万和6千余万元。

不过,当年在对抗宝能举牌入主公司时,由万科管理层关联的多家公司斥巨资反攻买入万科 A股 票,至今仍持有6.08%股权。在多年的累计下,这几家公司获得的累计分红也有55亿元。但这些分红在万科管理层或者事业合伙人内部是如何分配的,则没有更多的信息。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

相关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