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事件

西方“负翁”的债务雪球越滚越大!“危机炸弹”何时会爆?

发布日期:2023-10-17 15:33

全球债务已经达到创纪录的307万亿美元,其中80%以上来自发达经济体,巨大的支出需求和利息支付导致债务居高不下。美国、意大利、英国的情况最令人担忧。

创纪录的债务、高利率、气候变化成本、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医疗和养老金支出以及政局动荡,都加剧了人们对大型发达经济体爆发金融危机的担忧。

政府借贷成本的飙升使高额债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投资者要求增加持有长期债券的补偿,政策制定者则敦促对公共财政保持谨慎。

据国际金融协会(IIF),上半年全球债务增加了10万亿美元,达到创纪录的307万亿美元,其中80%以上来自发达经济体。

20多位著名经济学家、前政策制定者和大型投资者告诉媒体,美国、意大利和英国的情况最令人担忧。美国围绕债务上限的边缘政策已使其接近违约。

尽管他们预计发达经济体不会陷入偿债困境,但他们也指出政府必须制定可靠的财政计划、提高税收和促进增长,以保持财政可控。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也增加了财政成本。

正如英国2022年的“迷你预算”危机所表明的那样, 利率上升和央行支持紧缩的脆弱环境,加大了政策失误引发市场暴跌的风险。

欧洲央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彼得•普雷特(Peter Praet)表示,尽管债务似乎仍是可持续的,但考虑到较长期的支出需求,前景令人担忧。

在2011年欧债危机期间加入欧洲央行的普雷特表示,“看看如今很多很多国家的情况,你会发现我们离公共财政危机不远了。如果意外突袭,或者发生了一系列事件,那么情况可能呈现不利的非线性动态发展。这是一种真正存在的可能性。”

对冲基金Point72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索菲亚·德罗索斯(Sophia Drossos)表示,高资金需求和央行取消经济刺激措施正在增加投资者定价的不确定性。

债券巨头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首席投资官丹尼尔·伊瓦辛(Daniel Ivascyn)表示:“赤字和债务水平让我们感到不安。”该公司不太愿意持有长期债券。

政府缺乏可信度的支出计划被认为最有可能引发市场动荡。 国际清算银行货币和经济部主管克劳迪奥·博里奥(Claudio Borio)表示,从长远来看,“政府债务轨迹对宏观经济和金融稳定构成最大威胁”。

债务炸弹何时会爆?

国会的预算之争损害了美国的信誉,使其时隔12年再度失去了AAA最高信用评级。今年8月,惠誉将美国的AAA最高信用评级下调至AA+,以反映其财政恶化的情况。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奥利维尔·布兰查德(Olivier Blanchard) 最担心的是美国 ,因其“政治预算程序不健全”和巨额基本赤字。

这位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表示:“它(预算之争)会如何结束?我认为可能不会通过违约,而是在市场开始反映出对国债价格的担忧推动下达成,通过政治危机和市场的丑陋调整。”

桥水基金创始人达利欧预计美国将出现债务危机。

美国财政部发言人则强调了耶伦最近关于预算赤字和利率上升的评论。耶伦上周对《华尔街日报》表示,政府致力于“可持续的财政政策”,并且可以调整预算以确保这一点。

在欧洲,意大利2.4万亿欧元的巨额债务是最大焦点之一。 IMF表示,高债务使该地区各国政府容易陷入危机。

随着意大利削减经济增长并上调预算赤字预期,其债务风险溢价本月大幅上升。Scope Ratings警告称,意大利可能没有资格参加并获得来自欧洲央行关键债券购买计划提供的支持。

一个关键的引爆点是意大利可能失去投资级评级 。穆迪对其评级仅比垃圾级高一级,展望为负面。

意大利的负债率再次上升将加大评级下调的可能性。M&G Investments分析师吉姆•利维斯(Jim Leaviss)表示,这可能会给南欧带来“重大影响”。

意大利经济部长吉安卡洛·乔治蒂(Giancarlo Giorgetti)表示,他并不担心评级被下调,但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该部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

低增长使意大利债务居高不下。欧洲和英国都面临着低增长的前景,因央行的紧缩计划将抑制公共投资。

PGIM固定收益首席全球经济学家、美国总统乔·拜登的前顾问戴利普·辛格(Daleep Singh)表示:“如果欧洲没有更光明的增长前景,那么债务的可持续性看起来相当糟糕。”

英国财政部表示,正在通过重大改革减少债务并促进经济增长。

美国、英国和意大利的债务接近或高于经济产出的100%。人口老龄化、气候变化以及俄乌冲突和巴以冲突等地缘政治风险意味着它们未来将面临巨大的支出压力。 高利率带来的利息支付也增加了压力。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估计,到2033年,美国净利息支付占GDP的比例将从2.5%升至3.6%,到2053年将升至6.7%。但耶伦更倾向于采用经通胀调整后的衡量标准,并认为在本10年余下的时间里,美国政府的支出将低于GDP的1%。

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预计,到2027-28年,利息成本占收入的比例将从2020-21年的3.1%升至7.8%,与英国高企的通胀相关的债务支出加剧了这一趋势。

就连德国的利息支出也自2021年以来增长了10倍,达到近400亿欧元。最高审计机关表示,危机不太可能发生,但预算规划将面临“重大挑战”。

行动刻不容缓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有效的支出、改革和增长计划是改善债务情况的关键。

“我们需要更多的投资,而不是更少,”曾在金融危机期间担任英国内阁办公室首席经济学家、现任伦敦国王学院教授的乔纳森•波特斯(Jonathan Portes)表示。

在利率较高的情况下,政府继续举债很难让人接受,因此需要可靠的计划。欧盟正在修改其财政规则,英国反对党工党承诺依法要求预算责任办公室对税收和支出计划进行审查。

经济学家强调,税收需要增加,尽管这会引发不满情绪,尤其是在美国和英国,一些支出削减是不可避免的。

经合组织首席经济学家克莱尔·隆巴德利(Clare Lombardelli)警告称,目前实施的改革还不够。

经济学家们警告,行动迟缓将损害政府应对未来冲击的能力。

LBBW首席经济学家莫里茨·克雷默 (Moritz Kraemer) 表示,“ 如果我们像现在一样缓慢前行,我们将在未来十年看到一场危机。 ”克雷默曾在2011年监督标准普尔公司下调欧洲的主权评级。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

相关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