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叛变、窃密、道歉,互联网多事之秋,分手很难体面_腾讯新闻

8月,高温尚未褪去,秋意已然渐浓。在商业世界,许多关于“分手”的戏码正在上演。

追随多年的盟友要和董明珠分手,格力开始整肃“诸侯”;腾讯被传要清仓美团,吓得一众兄弟公司股价大跌。

苹果、特斯拉员工跳槽前窃取商业机密,新东家小鹏惹了一身骚;黑中介吞了好心人的钱,水滴筹一边喊冤一边划清界限。

名创优品的日货人设倒塌了,当年的红利成了今日的“原罪”;“月薪8万”交易员被老婆坑惨了,还连累了全行业;狠人黄光裕,苦干18个月,国美基本原地打转。

分手应该体面,可一旦扯上钱,往往就成了甩锅和打脸。这里是第19期Pia Pia Time,我们不日再相见。

策划 | 揉脸分诊台

多年盟友“背刺”董明珠

你割我的肉,我偷你的家?

8月下旬,一场宴会的细节在互联网上流传开来——地点在石家庄某五星级酒店,桌上摆着15年的茅台,每桌还发10万块现金。

光这些还不够吸引人,最戏剧的部分由宴会的主人、河北格力总经销商徐自发贡献。受邀宾客回忆,徐自发当场宣告:自今天起,退出格力的经营,不干了!转做飞利浦空调。

河北格力是格力电器的核心经销商,徐自发也是多年来跟着董明珠打天下的老盟友,如此叛阵投敌,无异于直接打了格力和董明珠的脸。

闹掰并非全无征兆。早在2021年11月,徐自发投资飞利浦空调的消息就不胫而走;到了今年8月9日,他更是作为股东代表,明晃晃地参加了飞利浦空调的新品发布会。但真正撕破脸,还是因为之前格力电器先是要求经销商在格力和飞利浦之间“二选一”,后来更是直接向河北格力发通知,单方面宣布8月16日起对后者停止发货。

对于此番反目,业内不算惊诧。毕竟这些年,“叛离”格力的大将多了去了。从2019年开始,董明珠把改革的刀伸向了渠道,力图压缩销售链条,这样一来也触动了各地大经销商的利益。

先是坐镇山东的格力经销商段秀峰在朋友圈公开辞职,转去做竞争对手美的、奥克斯的代理;原山东格力的销售总监苗培远,也喊出“卖空调选美的”的口号;当时代表董明珠前往山东的格力电器时任总裁助理胡文丰,后来也上演了倒戈剧情,如今他的title变成了飞利浦空调总裁。

至于徐自发,此前一直力挺格力和董明珠,担任过格力电器董事,还掏出真金白银助力董小姐造车。2015年年中的一场经销商会议上,他面对台下的各个经销商说:“我们不能说这一生都卖给了格力,但在座的,你们这一生的生存都是格力给你创造的……大家现在做大做强了,但也不要有懒惰的思想,必须顶着压力,把这个品牌做好。”

那场会议,董明珠也在。她对各位老板提出了希望,“只要和格力牵手,你就不要放开,共赢是必然的”。

当初追随董明珠,各位经销商无疑是赚到了钱,体会过赢的滋味。如今连最支持她的人也选择了离开,说到底,还是因为一个“钱”字。

▲ 图 / 视觉中国

京东之后,腾讯又要“甩”美团?

从交出半条命,到清仓朋友圈

商业世界里,就算当事人双方还未分手,传出的流言也足够伤人。

8月16日,一则“腾讯计划出售美团全部或大部分股权”的消息在午后传开,资本市场吓破了胆,美团港股股价跟着断崖式下跌——短短一个下午,市值蒸发了约1015亿港元,跌了10%。

不怪恐慌蔓延,实在是消息传得真真儿的。腾讯手握美团17%的股份,以当时的股价算价值约合1650亿元人民币。据路透社援引三位知情人士称,腾讯近几个月来一直在与财务顾问接触,就是在研究如何通过大规模出售交易处理这部分股份。

传言里想要分手的是腾讯,现实中受伤的除了美团,还有一众“腾讯系”公司,包括但不限于快手、B站等公司的股价,那天都跟着传言跳水。

媒体去找双方求证,美团一直没回应,腾讯回复了通用的“不予置评”。后来临近傍晚,腾讯集团公关总监张军才在朋友圈否认了“清仓”传言,说路透社“好像不是第一次乱传中国企业的消息了……一点不像严肃媒体的作风”。

至此,流言暂时停歇,但悬在腾讯系公司头顶上的“清仓”阴云还未散去。京东、步步高、新东方、华谊兄弟……过去大半年来,被腾讯减持的公司不在少数。

尤其是京东,2017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刘强东还和王兴组了“东兴局”,主宾位坐着马化腾,其余客人也多来自腾讯的被投公司。很长一段时间,腾讯是京东第一大股东、美团第一大股东。转眼到了2021年底,腾讯宣布以分红形式大幅减持京东股份至2.3%,腾讯总裁刘炽平也卸任京东董事。

马化腾曾经推崇通过投资等方式,“把另外半条命给合作伙伴”,腾讯从“什么都做”变成“交给合作伙伴去做”,用投资构筑起庞大的“腾讯系”版图,京东、美团这些曾经的对手都变成了腾讯的盟友。

多年来,腾讯的“兄弟们”拿着腾讯的钱和流量不断壮大,腾讯也分享了兄弟公司的发展红利。现在反垄断的大趋势下,腾讯有意放手,对兄弟公司的股份说减持就减持,消息流出后股价还涨了。但从市场的反应来看,兄弟们一时半会儿还离不开大哥的支持。

▲ 2017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美团网创始人兼CEO王兴抵达会场。图 / 视觉中国

苹果前员工,跳槽前偷了老东家机密

新东家小鹏:别看我,与我无关

分手很难体面,有时候还要法庭见。

这个8月,一桩纠缠了四年的旧案有了新的进展。苹果公司前员工张小浪(Xiaolang Zhang,有音译为晓)向美国圣何塞联邦法院认罪,此前他被指控离职前违规下载了25页文件,还包含一款汽车电路板的工程原理图,后者系苹果汽车部门商业机密。

2018年,苹果与其质证时,张小浪就承认从实验室拿走了Linux服务器和电路板,同时也承认将设备的数据和信息通过“隔空投送”功能发送到妻子的个人笔记本电脑上。后来苹果对这些数据进行调查,发现很多都有问题。张小浪在乘坐回国航班的最后一刻,被FBI特工拉了下来。

虽然认罪协议为保密状态,但这是一桩重罪,如果罪名最终成立,他将面临最多10年刑期以及25万美元罚款。

这起事件不仅关乎苹果,还把小鹏汽车牵扯进来。原本张小浪回国后将去小鹏汽车工作,但后者等来的不是新员工,而是一连串的窃密质疑。对此,小鹏先后两次回应不了解此事,与该案件没有任何关联。

▲ 图 / 视觉中国

这不是小鹏第一次卷入相似案件了。2019年初,苹果前工程师陈继忠(Jizhong Chen,音译)和特斯拉前工程师曹光植先后被起诉,罪名都是窃取商业机密,还都和小鹏汽车有关。苹果发现陈继忠疑似给小鹏汽车投了简历,而曹光植事发时已经成了小鹏汽车的高级工程师。

对这两桩案件,小鹏还是一水儿的否认。对于前者,小鹏汽车回应称从未收到此人的求职申请,也没有与该人士有任何接触。对于后者,小鹏表示,在曹光植入职前后,都没有发现存在特斯拉所声称的任何可能违规行为。

最终,2021年4月16日,特斯拉放弃了对其前员工、小鹏汽车前感知负责人曹光植的诉讼,双方的争议以和解收场。在这场对曹光植个人进行的诉讼中,特斯拉也在法院保护令下,对小鹏汽车进行了长达两年的密集取证和调查,最终未发现任何实质证据来支撑它所形容的小鹏汽车的任何非法行为。

但在案件尘埃落定前,马斯克一直紧咬着小鹏汽车。

有网友询问他对于小鹏汽车是否窃密的看法,他不管案件进展,直接下了定论:“是的,他们(小鹏汽车)也偷了苹果的代码。”对于小鹏宣传的自研自动驾驶,他嗤之以鼻:“确实是我们的灵感,但这是旧版本的特斯拉软件,所以效果有限。”

末了,他还不忘拉踩,“这只是小鹏汽车的问题,其他中国公司没有这样做”。

后来何小鹏也急了,发微博怒怼:“造谣早就证明是无法打败任何竞争对手的……在中国的自动驾驶你要有思想准备被我们打得找不着东,至于国际,我们会相遇的。”

▲ 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指责小鹏科技,何小鹏发微博回应。图 / 网络

名创优品:道歉着急,撕标签更急

营销红利,暗中标好了价格

这个8月,名创优品接连道了两次歉。

第一次道歉,是和翻车的宣传划清界限。上个月,名创优品在西班牙Instagram账号发布了一则“公主系列公仔盲盒”帖文,其中“中国旗袍公仔”竟然被错误地翻译成“日本艺伎”。对此,名创优品回应称第一时间要求当地代理商删除了内容,并且处罚了代理运营机构、解除了合作关系。

但这并不能平息舆论的质疑,评论区出现了名创优品在不同市场的宣传图,英文介绍总是离不开日本,要么称自己是日本设计师品牌(Japanese Designer Brand),要么摆出“从日本到全球”(From Japan To The World)的slogan。

于是有了第二次道歉,和曾经的自己诀别。名创优品承认,2015年底至2018年公司处于全球化发展初期,曾聘请日本设计师三宅顺也担任首席设计师,对外宣传“日本设计师品牌”;事实上从2019年底开始,公司就启动了去日化工作,涉及日本和日文的元素都将整改消除。

▲ 名创优品依靠日系风格的设计和陈列吸引年轻人的目光。图 / 视觉中国

回看名创优品起家史,加入“日本基因”是重要的一步,成于此,亦败于此。

大约十年前,为了请来三宅顺也,名创优品创始人叶国富花了足足半年,前后拜访对方不下十次。据晚点LatePost报道,名创优品出海早期,为了加深消费者对品牌的理解,每到一个新地方都要搞一场盛大的开店仪式,公司安排人穿和服、表演日本鼓,三宅用日语讲述美好生活的设计理念。

独特的定位迎合了当时的日韩流行风潮,也让名创优品攫取了最初一捧红利。走同样路线的还有唐斌森,他也曾把日文印到元气森林的瓶子上,走国产“洋品牌”的路子。

但后来风向陡转,曾经的方向亟待修正。揭下每一块名创优品的日文招牌,和换掉每一个元气森林瓶子上“気”字,以及品牌为此遭受的损失,都是他们为当初的营销红利付出的代价。

▲ 玉渊潭公园文创商店,元气森林曾推出日系包装限定主题。图 / 视觉中国

7成善款给了黑中介,水滴筹不想背这个锅

运营压力大,“今年才收手续费”

8月21日,水滴CEO沈鹏连发了5条微博,表达的都是同一个中心思想——

水滴筹被误解了。

热搜词条上写着“水滴筹筹款中介抽成最高达70%”,源自两个月前《中国慈善家》的一篇报道,其中指出大病筹款形成了一条围绕“职业筹款推广人”的灰色链条,仰赖社会善意筹来的钱,最多要被推广人拿走七成。

沈鹏转发了官方辟谣,称筹款中介是部分恶意推广的第三方商业组织运作,水滴筹对此零容忍,坚决抵制、打击,平台除了今年4月开始收取筹款金额的3%作为服务费,以及第三方支付平台收取的0.6%支付通道费用外,并没有收取其它任何费用。

网友对此并不买账,直言水滴筹出了事就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没有职业推广人流窜于各大平台吸引流量帮助筹款,你的自然途径3%服务费收入能有多少呢?”沈鹏否认了撇责任,只表示平台还在努力打击黑产,后续会逐步公开进展。

在这位CEO看来,公众对水滴筹似乎总有误解。2019年被曝光业务员“扫楼筹款”时,他还表达过自己的困惑,认为网友将水滴筹理解成慈善公益组织是一种误解,它只是一个大病众筹的工具。

但从更长的时间维度看,应该是沈鹏对水滴筹的商业模式总有误解。

曾经,沈鹏对这个工具有一套非常理想的设计——平台不收取任何费用,只把水滴筹作为一个流量入口,为水滴公司的保险产品水滴保导流——看到悲惨的事例,部分用户会增强健康保险意识,就对相应的保险产品有了需求。

但事实上,这个设想完成度并不高,水滴筹带来了很多人,也造成了很高的运营成本,最终都化成了水滴财报上每况愈下的亏损数字。沈鹏无法回避公众对水滴筹传递善意和爱心的期待,但作为水滴的首席执行官,他又要对公司的经营和数据的增长负责。

最终,两难的他不得不低头,打破多年不收费原则的同时,也撕掉了最后一点公益色彩的标签。和不法的第三方中介分手是眼下水滴筹必须要做的肃清,但长期去看,怎么让水滴筹走出公益的道德审判圈,进入一个更符合商业逻辑的运营链条,才是沈鹏的难题。

▲ 北京,水滴公司总部,水滴公司实际上包含水滴筹、水滴公益、水滴保险商城等众多分支。图 / 视觉中国

“月薪8万”后,金融业再发限薪令

坑惨了被平均的普通打工人?

上个月,中金交易员妻子晒到网络的一张“月薪8万”的收入证明,不仅让公众得以一瞥金融从业者的薪酬现状,还让中金股价暴跌,交易员本人也被停职、接受调查。

到了这个月,金融业又迎来了大震荡。

8月2日,财政部发了一纸《关于进一步加强国有金融企业财务管理的通知》,对金融企业高管等人的薪酬作出了限制,并推出了绩效薪酬延期支付的制度——从业者们深吸一口气,熟悉的“限薪令”的味道。

今年早些时候,证券业协会就已经发布了《证券公司建立稳健薪酬制度指引》。背景也是一位证券行业从业人士晒出自己2021年1至11月收入224.67万,已申报税额合计62.32万,引起舆论关注。

▲ 图 / 《半泽直树》剧照

券商行业的高薪不是秘密。Wind数据显示,2021年,有17家上市券商的人均薪酬超过50万元。其中,中金公司以98.30万元的人均薪酬水平排名第一,这还是降了之后的水平,2020年这个数字为114.98万元。

今年第一轮限薪令出台后,不少券商已经学会了教员工低调低调再低调,不穿戴带奢侈品logo的衣服、首饰都是没写在工作手册里但大家心照不宣的规定。高薪可以继续维系,闷声大发财才是正经事。

但还是有单位对低调有不同的理解——

某券商固定收益融资部的员工社会行为准则里写道,工作环境下不允许开豪华车(100万以上),不许戴高档手表(15万以上),不许使用高档包(5万以上)。

苦战18个月,打了自己脸

狠人黄光裕,能否狠得过时代

2021年2月18日,牛年春节假期后返工的第一天,国美创始人黄光裕做了一番斗志昂扬的讲话,言语间用了不少排比句、段,突出一个气势磅礴,但明眼人一下子抓住了最后一段的重点——

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使企业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

掰手指算算,这个8月的18号刚好是检验Flag倒没倒的那天。对于电商人来说,818也有着特殊意义,在黄光裕还没出狱的2014年,他的老对手苏宁张近东把这一天也做成了购物节。

时限已至,结论显而易见。

8月19号,黄光裕专门发了一封公开信。用他自己的话说,“时移势易,我们对执行的困难预料不足,加之疫情长时间扰动,导致现实与这一目标有一定差距”。

站在更冷静的外部视角看,2021年国美零售营收464.84亿元,距离2016年的巅峰766.95亿元有着300多亿的差距,比2020年也只多了24亿,辛辛苦苦到头来约等于白干。而黄光裕倾注心血、寄予厚望的真快乐、打扮家,也陷入工资拖欠、社保公积金缓缴的困境。

和往日辉煌挥手作别,尤其是和顺境里的勃勃心气作别,是一件痛苦的事。

这一年半,黄光裕很努力地找回逝去的时间。据媒体报道,他一年99%的日子都加班到凌晨,到了2021年下半年,甚至在鹏润大厦34层给高管们安排了住宿,让他们跟上自己的节奏。

他熟悉的那套强人式管理逻辑,在21世纪初曾帮助他建立国美帝国,但到了眼下的时代,却显得不合时宜。2021年底,国美内部流出一份红头文件,名为《关于违反员工行为规范的处罚通报》,国美行政部把11名使用公司网络听音乐、打游戏、刷视频的“摸鱼”员工拎出来示众,看得出黄光裕的愤怒。

他对权力也很难做到真正放手。据腾讯棱镜报道,国美某离职中层表示,10万元的合同,黄光裕都要亲自看,哪怕一份促销计划PPT的方案想落地,也少不了他的签字。

他也尝试过改变,为国美挖来百度前搜索总裁向海龙,先是在集团做了一年顾问,后又正式出任国美零售副总裁、国美在线公司CEO。只不过好景不长,国美平台的互联网化推到半路,向海龙先行离开。

黄光裕没有放弃。他在公开信中表示将进一步以大股东的身份,促使管理团队实现未来较好业绩的承诺对赌,实现三年战略发展目标:2023年实现较高盈利并达到以往较高水平,2024年达到历史最好水平,2025年明显超越历史最好水平。

他还拿出了自己手里两块建筑面积分别为52.46万和13.05万平方米的物业产权,以“大幅优惠的价格”注入上市公司国美零售。他相信,这样做“必将切实提升上市公司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

一个Flag倒下了,三个Flag又立起来了。这一回,狠人如他还能熬得过困境、狠得过时代吗?

▲ 黄光裕。图 / 视觉中国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

侵权必究

2022-08-31 15:47
相关热门
联系我们
星泰丰森-2021白色黑字logo-PNG-无边框
星泰热榜
7cc8530814a9bfc4a80cad4ee1a08639.png
站内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