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事件

李易峰被封杀后,最令人担心的一幕发生了_腾讯新闻

距「李易峰嫖娼事件」过去六天了。

目前,李易峰个人和工作室账号双双 被封

鱼叔一向不提倡公权力对个人进行封杀,而是通过行业自律和观众淘汰,来净化娱乐圈。

原以为围绕这件事的争论至此也该定调了。

没想到,迷惑言论还是层出不穷——

有粉丝力挺李易峰,不离不弃;

甚至表示想不通,「明明可以找粉丝解决」;

有网友为李易峰「喊冤」,觉得小题大做,「不就是嫖娼嘛」。

最荒谬的是有不少网友,又在嚷嚷着「 嫖娼合法化 」。

这些话看着眼熟吗?

早在去年十月份的「 李云迪事件 」中,就出现过类似言论。

其中「嫖娼合法化」这五个字,尤为扎眼,鱼叔今天不吐不快。

为什么坚决不能让「嫖娼合法化」?

一部经典国片,早已说透——

《姊姊妹妹站起来》

这部电影的意义重大。

谈起「 国产女性题材电影 」,它是不可忽视的里程碑之作。

豆瓣评分高达 9.0 ,B站评分 9.9

作为一部半纪实电影,它改编自新中国成立之初的「 娼妓改造运动 」。

揭露了一段血淋淋的历史真相。

看过之后定会让人明白:

「嫖娼合法化」的论调应当休矣。

1947年,北平。

八大胡同 内的青楼娼馆,灯火摇曳,好生热闹。

纸醉金迷的背后,却是风尘血泪痛无言的悲惨命运。

女主 佟大香 ,在父亲去世后,跟随母亲来到北平,投靠亲戚。

岂料,在亲戚和地痞的勾结之下,大香被骗到了妓院。

她以为一纸契约是下工厂前的铺保,所以就摁了手印。

没想到,签的竟是 卖身契

得知真相的大香无比震惊,她想要回家。

说什么也不肯接客,随即遭到妓院领家的一顿毒打。

她被缚住双手,堵住嘴巴,毫无招架之力。

当天晚上,老鸨还让领家强行办了她。

事后倒打一耙,指着鼻子骂她:

「这回你还说你是贞洁烈女吗?」

并以此事威胁大香,再不下店接客,就毁了她名声。

又过了几天,警察来查院。

大香一见到警察,还以为是救星来了。

她冲进院子,跪在警察的脚下,向他求救。

尽管大香跟着警察回了警局。

可那张摁了手印的卖身契,让她百口莫辩。

她解释说是被骗签下的,地痞自然矢口否认。

警察收受了一大笔贿赂,又确认过卖身契,就不再听她喊冤。

回到妓院的大香,遭到了更加狠毒的拷打。

既然求助警察无门,大香只能寄希望于朋友。

有一天,她在街上被旧相识 尚幼林 认出。

尚幼林一路跟着,光顾了妓院,指名要见大香。

他们在屋内商议逃跑的事,却被屋外沏茶的伙计听见。

传到老鸨耳中,免不了又是一顿毒打。

这回直接将大香吊起来,用木棍打,脸上满是淤青和鲜血。

这还不算完。

老鸨开价,想赎身得交60块现大洋。

尚幼林掏光全部家当,凑足了钱交给老鸨。

可他既没要收据,也没拿回卖身契。

就这样又被摆了一道。

当他牵着大香准备出门的时候,被地痞拦下。

地痞口口声声说,大香是他的婆娘。

还污蔑大香在外面偷偷包人,让尚幼林赶紧滚蛋。

画风突变,本是受害者的大香,瞬间被打成了不忠的罪人。

地痞甚至掏出枪,吓得尚幼林落荒而逃。

此时的大香几近绝望。

在尝试了所有办法都无法脱身后,她想到了自杀。

好在被隔壁的姐妹发现,及时救了下来:

「咱这辈子是没什么指望,可死不也是白死吗?」

这就是大香被骗进娼馆后的生活。

活得不像人,死又死不了。

没有希望,没有未来。

为什么坚决不能让「嫖娼合法化」?

大香的境遇就是答案。

因为电影的民国背景,就是一个嫖娼合法的时期。

大香代表了当时千万娼妓的普遍状况。

我们能在电影中看到,她们都遭受了哪些非人的虐待。

首先,是这些 娼妓的来历

俗话说「笑贫不笑娼」。

老鸨就打着赚钱的幌子,煽动那些走投无路的女孩。

而更多的则是和大香一样,被诱拐哄骗而来的。

无依无靠的农村姑娘、受尽凌辱的童养媳、孤苦伶仃的寡妇……

其中有了孩子的,不得不让孩子管自己叫姐,否则不好卖铺。

联合国2017年发布的《人口贩卖特别小组报告》指出:

被调查的1.3万名女性中,有超过 80% 是在违背自己意愿的情况下被迫卖淫。

试想嫖娼合法化,其中的暴利必定会驱使很多人铤而走险。

那么又会有多少来自农村地区的女性会 被强迫 被贩卖 去从事性工作?

一旦开了合法化的口子,任何女性,离成为娼妓只差一记闷棍。

那么这种「自愿」,还能算是自愿吗?

其次,是她们 所遭受的剥削和压迫

老鸨面对手下的娼妓,时常痛下狠手。

用她的话说:

「这就是摇钱树,不打不掉钱。」

一天只卖出一个铺的,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而一天卖出六个铺的 月仙 ,则是笑脸相迎,还说要给她包饺子。

可那又如何?

月仙接的客越多,身体状况就越差。

直到她染上了 性病

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老鸨也无须伪装温情。

她举起烧得通红的烙铁,直接烫向月仙的伤口处。

为的是给月仙放脓,逼她尽快接客。

随着一声惨叫,月仙大出血。

老鸨觉得她的身子大概是废了,就拿席子包裹着准备活埋。

月仙在清醒时还在求饶:

「我还没死,慢慢盖棺材。」

这,就是民国娼妓的真实处境。

足以粉碎很多人对青楼名妓,扬州瘦马的无知憧憬。

即便是一等娼妓,嫖客每出12银元,也只能分到5毛钱。

若是三等娼妓,每个月要交税10万法币,外加检验费25万法币。

她们每次接客收10万法币,妓院抽走9万。

每个月至少要卖身35次,才刚刚够数。

当时一斤猪肉卖到25万法币,真是「 人肉竟比猪肉贱 」。

所以影视剧中出现的,娼妓攒钱为自己赎身的场景,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这其中巨大的差额,都成了娼馆的「 花捐 」,亦是军阀的一大收入来源。

所以才有电影中看到的,警局和娼馆勾结。

娼妓纵有天大的委屈,也无处喊冤。

所以嫖娼合法化,绝不是为了保护娼妓,而是为了 保护既得利益者

再者,娼妓是 对女性的极端物化

她们在老鸨和嫖客的认知里,都不再是一个「人」。

而是一件件待价而沽的商品。

即使生病了也要接客。

而嫖客对于她们的难处更是完全无视,用完即弃。

哪怕是之前的老主顾,也无视她们的求助:

「二爷有钱,哪住不了窑子?」

这也说明了,嫖娼的本质是一种 性暴力 ,是对女性的 奴役

可能有些人会觉得,她们理应拥有对身体的控制权。

就像有些娼妓是自愿进入娼馆,自愿卖淫的。

事实上,一旦涉及金钱交易, 就没有绝对的你情我愿

娼妓被明码标价,从交易到服务,她们不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而是被嫖客操纵的泄欲工具,并且存在未知的风险。

这种对身体的支配,实则是以牺牲自由为代价换来的。

也就是罗翔所说的:

「如果自由不加以限制,一定会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以及, 对身体不可逆的伤害

解放后,当时北平约 96% 的娼妓,被查出患有性病。

加上当时检查方式和医疗设备有限,导致疾病的传播,流毒社会。

最后,嫖娼 有悖伦理道德

一旦合法化,将冲击正常的社会秩序。

李大钊在《每周评论》上曾提出过废娼的五大理由。

其中一条如是说道:

「为尊重恋爱生活不可不废娼。娼妓的存在使恋爱在人间社会丧失了优美的价值。」

正是因为存在了上千年的娼妓制度,存在着以上种种问题。

所以在解放之后,当务之急就是「改造旧世界」。

1949年1月,北平解放。

对这座城市的整修,教员只提出了一个要求:

「咱们要把房子打扫干净。」

话外有话。

除了清洁垃圾,真正要打扫的是八大胡同的烟花柳巷, 消灭吃人的娼妓制度

1949年11月,北平上百家大大小小的娼馆全部关闭。

查封容易,难的是后续如何安置那些受迫害的娼妓。

刚被接到 妇女生产教养院 的时候,她们还有点无所适从。

自从进入娼馆,她们从未被当作人来对待,受尽屈辱。

如今终于重获自由,难以置信,反倒显得有些不安。

另外也是受了老鸨的误导,说是要对她们进行配给。

那么该如何打消她们的疑虑?

首先,称呼得改。

政府下发的文件中注明,要尊重她们,以「 姐妹 」相称,于是就有了《姊姊妹妹站起来》这个片名。

在妇女生产教养院内,她们还是「 学员 」。

然后是归还所有个人财物,帮忙找寻家人。

还要帮助她们治病。

当时解救的1300多名学员,超过96%患有性病。

很多人一开始将信将疑:

「盘尼西林得多少钱呢?」

后来一共为她们注射了13000多针进口的盘尼西林,花费1亿多人民币。

还要教她们读书识字,替她们找活干。

这些实打实的事,比讲大道理更有用。

一步步让她们放下了心结。

诉苦大会 上,每个人都敢于上台分享血泪史。

台下的姐妹听得泪眼婆娑。

她们控诉着老鸨和领家的无情摧残,每个人都有道不尽的冤屈。

电影中的领家和老鸨,也就是现实中臭名昭著的 黄书卿 黄宛氏 夫妇。

在纪录片 《烟花女儿翻身记》 中可以看到,他们被处以极刑。

根据「娼妓改造运动」的指导,更重要的是要废除娼妓制度的根本。

也就是消除女性 不得不依靠卖淫生活 的社会现象。

于是,被北京市妇女生产教养院收容的这些学员。

有人结婚了,有人回到老家。

有人进入医疗队,有人因为之前学习的戏剧表演,被招进了艺术剧院。

剩下无处可去的二百零九人,就地组建了一个织布厂。

名叫「 新生织布厂 」。

这也是她们新生的开始。

其中不得不提的是一位演员, 李凌云

她有表演天赋,在教养院被导演陈西禾发现,在电影中饰演老鸨胭脂虎一角。

当时她还 不到三十岁

可自幼被卖入娼馆,二十多年的屈辱生活,让她显得苍老。

她不认字,台词是跟着读的,三遍就能全部记住。

而且演得极为逼真,让人恨得牙痒痒。

因为这都是她用血泪和仇恨记住的形象。

在拍摄过程中,她屡次回想起惨痛的过往,情绪失控。

尤其是下毒手殴打手下的娼妓时,明知不是真打,可拍完后就哭了。

1951年《大众电影》给了她一个响亮的称呼,「 人民的演员 」。

李凌云以演员的身份被大家重新认识,重获尊严。

电影《姊姊妹妹站起来》上映后,在全国引起热烈反响。

最后一个镜头,换上军装的大香和尚幼林又见面了。

这是全片令人印象最深的镜头。

几组不同时期大香的形象重叠在一起。

从曾今的神情紧张,眉头紧锁,到现在的神采奕奕,眼中泛光。

简直 判若两人

这便是对「娼妓改造运动」成果的最好展现。

很多地区也从电影中吸取经验,着手处置本地的娼妓乱象。

这场浩荡的运动持续了六七年。

自此完成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一大壮举—— 彻底消灭娼妓制度

把被旧社会压榨成「鬼」的女性,变回了人。

这来之不易的成果,不会因为个别叫嚣着「嫖娼合法化」的人而开倒车。

就像电影的片名那样。

既然已经站起来了,就绝不可能再跪下去。

2022-09-18 17:53
相关热门
联系我们
星泰丰森-2021白色黑字logo-PNG-无边框
星泰热榜
7cc8530814a9bfc4a80cad4ee1a08639.png
站内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