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事件

曾有望成为中式“哈利波特”的《龙族》,为什么又被喷上热搜了_江南_读者_楚子航

在我上学时,第一喜欢江南,第二喜欢大冰。

但在报刊亭货架找《知音漫客》时,我看见一本同样有着“MK”前缀的杂志——《漫客·小说绘》。吸引我的除了熟悉的“漫客”,还有杂志塑封上红底白字清晰的标识“创刊号,5元两本”。

当我看见这条热搜后,第一反应是“什么,江南又写了?”

是的,他确实又写了。

这条热搜,来源于江南正在更新的小说《龙王:世界的重启》。

在最新的故事里,高人气角色楚子航因为被龙王的基因污染,体内器官不断死亡又迎来新生。行文的字里行间,都在暗示楚子航从人类变成龙类的可能性。

与此同时,江南又将早在“龙族”第二卷“悼亡者之瞳”领便当的夏弥拉了出来,给了段似是而非的描写,提示着读者龙王耶梦加得并没有死亡。

这当然会让读者联想起,“龙族”第五卷“悼亡者的归来”中,龙王耶梦加得“寄生”在楚子航体内的设定。

可能是因为理解上的偏差,“体内有某种力量正在孕育”加上“龙5”中“猎人与猎物”的设定,“楚子航怀孕”的消息开始在互联网流传,并引起不少读者“还以为只会在同人文里看见”的吐槽。

虽然看着就知道有多离谱的“楚子航怀孕”极大概率上是个乌龙,也有不少读者指出了这点,却还是没能降下热搜“江南 要不别写了”的热度。

显然,所谓的“楚子航怀孕”只是条极短的导火索,真正让读者们自发在各种社交媒体吐槽《龙族》作者江南的,其实是《龙族》在他笔下不断暴跌的口碑。

曾几何时,《龙族》的粉丝们,确实幻想过一个江南口中的“中式哈利波特”。

在《漫客·小说绘》上的连载阶段,可能是“龙族”系列IP价值最突飞猛进的阶段。

在“龙族”第一卷的“火之晨曦”中,江南塑造出了一个少年衰仔形象的路明非,除了游戏技术很好,其他人设基本都戳着万千青少年的内心。

留守儿童的背景,喜欢女同学不敢开口的纤细性格,就连在班级中若有若无的存在感,都像极了读者中的“大多数”。

但就像住在杂物间的哈利·波特,会收到猫头鹰送来的魔法学校招生信笺一样,衰小孩路明非也收到了一封神秘的入学申请。

名为卡塞尔的神秘大门,就此成为少年人生道路上的另一种选择。

而路明非初次选择的放弃,以及后来决定入学前的反转,无疑是让每个年轻读者多少都能“共情”的设计。

江南熟稔《基督山伯爵》式的戏剧性冲突创作,后续的“龙族”系列故事中出现了大量网文喜闻乐见的“打脸”剧情。而那场入学前的文学社毕业聚会,可以说是“龙族”第一处,展示江南在“细节描写”笔力的部分。

通过各种阴差阳错的桥段,有心无心的设计,路明非对初恋女同学陈雯雯的告白,突然就变成了班上“现充”赵孟华对陈雯雯的告白。而在被赵孟华告白时,陈雯雯的娇羞和欣喜,被江南用画面感极强的描写展现了出来“眼睛里仿佛蕴着夏晚的露水,就要流淌下来”。

显然,这是绝大多数内向孩子,在青春期都有过类似经历的部分“暗恋的同学被其他人告白”。而当读者们的心情,和文中主角路明非一样跌落谷底时,江南又恰到好处地设计出“诺诺救场”的桥段。

试问,哪个男孩子没有想象过,自己隐藏多年的某种神秘身份,在同学面前揭开,就此成为校园里的传奇人物呢?

更何况,那还发生在你学生生涯最低谷的时候。

可想而知,读者们会对这个故事的发展抱有多大的期望,而作者江南,则像个隐藏在二维空间里的乐手,拨动着文字,撩弄着所有青春期读者的心弦。

这还只是“龙族”正篇开始前。

此前的诺基亚N96改成了iPhone

在后续的故事里,江南不遗余力地塑造着路明非的反差。一方面,极力突出他普通弱小的衰仔一面,而另一方面,又为路明非提供着大量神秘的“外挂”,在任何场景下,这个衰仔都能成为屏幕上独一无二的。

“龙族”系列庞大的故事背景,也随着第一卷“火之晨曦”逐渐展开。

隐藏在人类历史背后的龙族,在史书阴暗面左右世界发展的密党,像“假面骑士”一样敌我同源的特殊能力“言灵”,结合科技与神秘力量的特殊装备,各种和世界各地神话体系结合的背景设定……

从三峡水库,到废弃的北京地铁,再到日本传说中的高天原,路明非的足迹踏遍世界。不断成长的主角,需要代价的力量,从神话传说中走出的怪物,逐渐膨大的世界观,以及每个角色背后的个人线,都不断填充着“龙族”这幅庞大的画卷。

当“龙族”系列推出到第三卷“黑月之潮”,“龙族”IP的影响力逐渐愈攀愈高。

此时,剧情紧密围绕着“学院任务,龙王苏醒,主角团屠龙”而发展,仍然在江南的笔力把控之内。

擅长在社交媒体和故事里运营CP的江南,更是获得了大量CP粉的拥趸。社交媒体上各种有关CP的讨论,像极了日本动画界的“党争”,也为“龙族”的热度添上一捆捆薪柴。

但问题在于,自从“龙3”后,故事线就开始跳出了“学院任务,龙王苏醒,主角团屠龙”的发展。

从“龙族”第四卷“奥丁之渊”开始,路明非一跃成为学生会主席,隐隐有“屠龙青年模范标兵”的身份,性格却几乎和初代完全没有变化,让人看不出心理上的成长,而楚子航的消失和凯撒的持续掉线,则让故事完全跳出了“屠龙小组”的框架。

可以明显看出,江南想把“楚子航消失之谜”写好,设计一个无懈可击的推理故事。但可惜的是,直到“龙4”结束,这个谜题也没有得到很好的回环,也因此被大量读者诟病剧情注水。

而“龙4”的结尾“芬格尔一个虎跳,斩断了高速公路”我愿称为“神来之笔”,有多神呢,大概就是江南说自己从此弃坑“龙族”系列,我也毫不意外的那种“神”。

燃确实挺燃的,从第一卷就出现的“废柴师兄”,终于光明正大地帅了一次,但是代价呢?

代价大概是作者江南自己都没想好,后续剧情到底要怎么写,开始了漫长的“休刊”。

很多年后,一样的剧情又在“龙5”中上演,当故事还没发展到尾声,江南就来了个新章节告病“致各位亲爱的读者”。

这段话的意思,其实和江南此前经常发的拖更声明差不多“因为我要对所有内容精益求精,所以我现在又要大修了,‘龙5’暂时就不管了”。

于是,从“告病”发出的2019年11月起,“龙5”就至今没了下文。

直到将近三年后的今年8月,江南开始更新这本《龙王:世界的重启》,大致上从“龙3”之后的剧情开始,以楚子航的视角,展示早在“龙4”抛出的谜题。

谁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是要完全放弃“龙4”和“龙5”的故事,从“龙3”之后重启“龙族”世界?

只有作者江南自己知道。

但读者们最担心的问题是,如果江南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

正在更新的《龙王:世界的重启》

这已经不是江南的第一次“想不明白”了。

作为“龙族”系列最早的一批粉丝,我在少年时期,很是“粉”过一段时间江南。

这是件好事,如果不是因为江南,我就不会知道“九州”的庞大故事,了解这段曾经辉煌过的中式魔幻史诗。

但这也是件坏事,因为“粉”,我几乎看遍了所有江南的短、中、长篇小说。

喜欢一位作者,继而去读他的其他作品,怎么能算是坏事呢?

确实有可能,在那位作者叫江南的前提下。

比起江南的出道作品《此间的少年》,他更有名气的作品除了后来偏商业向的“龙族”,还有部基于“九州”世界观的《九州·缥缈录》。

《九州·缥缈录》即使不是“九州”体系下最知名的长篇,也能算是最靠前的一列。

但问题在于,《九州·缥缈录》同样是个大坑。当读者们因为那些已经透露的最后结局激动时,了解故事的开篇和结局之后,却没有迎来故事的“发展”部分。

要怎么对没有看过的朋友形容这种观感呢,大概就和你看《海贼王》,看了很多高质量的“顶上战争”桥段,情感被完全调动起来。

这时,作者尾田荣一郎突然告诉你“我没有想好怎么画中间部分”,直接说“路飞当上了海贼王,索隆成为了世界第一剑豪”,就把《海贼王》永久停更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江南挖坑的手法,一贯以来就是这样的。

和沧月的联动作品《荆棘王座》,沧月的《风玫瑰》都出版了,江南不仅没能填坑,还把坑换了个名字《天之炽》越挖越大;自称因为“篇幅太大,自己笔力不够而停更”的《光明皇帝》;在自己杂志上连载,满是有趣设定,却最终随着杂志逐渐消失的《九州·飘零书》……

这些都只是比较有名的坑。

预写结尾,刻画场景,最后创作剧情线,然后因为设定太大填不上,果断选择弃坑,几乎成了江南独特的创作模式。

当然,与作品完结程度成反比的,是江南的身价。

早期出道的《此间的少年》和后来的《九州·缥缈录》暂且不提,在“龙族”茁壮生长的2013年,江南一跃成为那年“中国作家富豪榜”的榜首,险胜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稳压“童话大王”郑渊洁,以2550万人民币的版税,证明了自己在商业上的成功。

此后,“龙族”乃至于其他作品的衍生创作层出不穷,“龙族”漫画化,《上海堡垒》电影化,《九州·缥缈录》电视剧化,“龙族”游戏化……

“龙族现实主义者江南先生”

即使是最成功的“龙族”,也没能挽回各种江南笔下IP衍生物的口碑。但至少作者江南已经完全不会感受到做《九州志》时的战战兢兢,早早实现了“财富自由”。

只是,很难以想象,当“龙族”出现在各种UP主的“网文推荐”栏目时,这个曾经自诩“从纸媒体时代开始写作”,写出过《此间的少年》的江南,会做怎样的感想。

老读者都知道,在一些作品里,江南很喜欢写一些类似“时光荏苒,白驹过隙”的故事。

比如《上海堡垒》和“龙族”里,都出现过的“短信”桥段;比如《刹那公子》里公子忽的“刹那的光辉,是说之不尽的风流”;又比如《九州·缥缈录》第五卷“一生之盟”里的开场,成为大君的吕归尘和成为皇帝的姬野,手握锈铁许下的誓言。

显然,江南是相信时间伟力的,他的创作已经告诉我们,他相信“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

但问题是,在认清现实之后,江南自己有没有想清楚。

他曾经在短篇《春风柳上原》里塑造过一个剑客,十六岁出山想要行侠仗义,独自约战天下第一大恶人,从此誉满江湖。

但十二年后,二十八岁的剑客不再相信行侠仗义,宁愿面对恶行视而不见,或者用更市侩的方式解决问题。

曾几何时,江南自己像极了笔下的柳上原,仍然相信着少年热血,写出过《涿鹿》这样的完整故事。

但“十二年”后,如果四十五岁的江南自己都不相信少年热血了呢,如果《龙王:世界的重启》只是为《龙族》动画提高热度的新坑呢?

无论如何,他永远不再是十六岁的“柳上原”了。

我还记得,很多年前江南说过,《九州·缥缈录》对他而言不是一部普通的作品,那对于他的创作生涯有更多意义。

那年我还是个学生,一度相信并崇拜江南,攒了很一会儿的钱,买了“绝版”的《九州·缥缈录》私人珍藏版。

后来,市面上又出现了一些“纪念版”。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2022-11-07 15:40
相关热门
联系我们
星泰丰森-2021白色黑字logo-PNG-无边框
星泰热榜
7cc8530814a9bfc4a80cad4ee1a08639.png
站内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