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事件

樊纲:不要浪费任何一个危机

原主题为《中国经济波动与长期增长》

 目前,中国宏观经济仍然比较疲软。这几年中国GDP增速出现下行趋势,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引发明显波动,今年二季度GDP增速为0.4%,几乎是0的增长速度,多年以来未曾遇见。三季度提升到3.9%,预计全年增速将维持在3.3-3.4%的水平。目前来看第四季度存在一些变量,但不会有明显的起色。

 涉及外因,主要分疫情变化、国际金融形势动荡、俄乌冲突引发不确定性三大方面。疫情是外生变量,它不由经济活动产生,也难以明确会如何变异、产生怎样的后果。二季度主要问题,正是由一些重要城市和地区的静默引发。

 然后是具有收缩效应的内生因素引发“合成谬误”,其中包括“双碳”突击战、反垄断及资本的无序扩张、信息的国家安全、规范教育培训行业、收紧房地产供给。2021年大部分时间,宏观政策没有收紧。2020年赤字占GDP的比重为3.7%,2021年计划为3.2%,年底发现有1万亿没有花出去,相当于一个百分点,可见政策比平常偏紧。

 国际形势同样紧张,一度导致出口出现负增长。这与中国出口基数越来越大有关,也与各国加息、落后国家受到经济衰退冲击等因素相呼应。

首先关注通货膨胀。 9月份数据显示,全国CPI同比增长2.8%,同期日本已经到3%,其他发达国家在8-10%区间浮动。多国因为高通胀加息,形成一个重要阴影,中国相对稳定。这不仅是从CPI(消费者物价指数)角度解读,分析消费者价格指数、生产者价格指数也能得到相同结论。尽管世界大宗商品普遍上涨,但上游企业担负主要压力,下游企业、消费品价格承受压力较小,后续市场价格不具备大幅波动的基础。鉴于此,中国可以继续执行扩张性宏观政策,不必追随美国、欧洲的加息政策,甚至可以降息。

其次是出口 前十个月中国出口增速约为13%,形成巨额的顺差,今年约为8000亿美元。对比之下,2019年中美贸易战打响时中国贸易顺差约4000亿美元。与此同时,传统顺差国普遍出现贸易逆差——日本、德国、韩国皆如此;其他顺差国多为资源输出国,如澳大利亚、挪威、巴西等。中国是制造业大国,顺差明显,物价相对稳定,不会出现金融危机或债务危机。中国的外汇储备超过3万亿美元,对外债务约为1.5万亿美元,不会撼动金融根基,也没有大规模资本外逃。

 值得一提的是顺势调整宏观政策的重要意义:去年底到今年上半年,通过一系列积极调整,如今已经见到相应成果。一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4.8%,宏观政策调控发挥了重要作用。叠加加大双循环力度、国内建设统一大市场、取消堵点等,多方面协力共同达到提振经济的效果。

 还有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很多企业倒闭退出确实令人惋惜,不过这也揭示在中国企业内部,是否存在这样的现象——企业恶性竞争过多,该退出的不退出,该兼并的没有兼并。部分竞争学家已有论证,完全竞争未必是最理想的产业结构,大量小企业的存在,不断压低产品和服务价格,进一步挤压创新资金投入。发达国家一个产业里仅有两三家企业,形成了“寡头竞争”格局。它们相互之间达成“默契”,利润高一点,为创新提供了空间。

 至于城市群发展,过去大城市发展限制多、缺少资源;小城镇发展盖了房子,人却走光了。现在国家级城市群建设,使得区域内大中小城市之间、城乡之间均形成高质量的互补。2021年中国城市化率达到64%,还有巨大的潜力和发展空间,通过城市化改造,能够进一步带动城市群发展。

经济总有高潮低谷,宏观调控政策只是将其部分熨平,却难以消除。 不要浪费任何一个危机,在低谷时候做好低谷时期的事情,包括产业结构调整、数字化改造,积极寻找、发现、利用新的增长点,放眼长远,充分激发潜力展现韧性,为未来布局。

 中国可居住和可耕地面积是世界人均标准的1/3,必须保留18亿亩的农田保持自给,可是在农村还有大量宅基地闲置,土地资源不均衡分布是房地产行业的发展困境。人们在中心城市活动,如何充分利用城市郊区、周边土地,以及农村宅基地,一定要把城市发展纳入均衡可持续的轨道,中国的经济才可持续。

立足经济学的视角,学者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大家躺平;最希望看到的,是大家积极的活动。 当然,现在受到一些限制,减少限制造成的损失,更加积极地面对挑战,才是经济恢复活力的根本。

2022-11-16 22:26
相关热门
联系我们
星泰丰森-2021白色黑字logo-PNG-无边框
星泰热榜
7cc8530814a9bfc4a80cad4ee1a08639.png
站内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