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事件

男明星要塌房,嫂子也拦不住啊

还有谁不知道,这两天的内娱大擂台?

前几天,白敬亭和宋轶恋爱被曝光,收获最自觉的一波全网祝福。

路人高喊“我同意这门亲事”,粉丝美滋滋改口叫宋轶嫂子。

白敬亭也因此多了一个民间称号——

“第一届抢嫂子大赛冠军”。

是的。

听起来荒谬,但内娱最近掀起了一波“抢嫂子”大赛。

有嫂子的,就高人一等,就连粉丝都要和单身明星的粉丝割席。

而在这波抢宋轶的风潮中,自家哥哥落选的,粉丝又迅速物色好了下一个“天选嫂子”。

先是毛晓彤的评论区被攻占,再是蒋依依也成了下一个嫂子人选。

“抢嫂子”大战一起,内娱夸人的方式都变了。

以往夸人的话术是,“好美好飒”。

如今夸人的话术是,“做我嫂子”。

越品越觉得哪里不对劲——

“做我嫂子”,是在夸人吗?

内娱这波抢嫂子大战,在白敬亭和宋轶恋情曝光后发展到了顶峰。

但宋轶被抢夺的历史已久。

甚至,宋轶多少有点CP体质。

上一次让全网嗑疯的搭配,还是宋轶和马天宇。

之前两人参加一档旅行类慢综艺,马天宇分享了自己人生中的至暗时刻——父亲的去世。

宋轶在马天宇露出脆弱一面时认真倾听,予以共情,适时安慰。

两人谈及对对方的感受,宋轶大大方方地表达喜欢——

“我在录上一轮的时候就觉得,你一定会是我喜欢的人,我特别喜欢有故事的人。”

在聊到上次录节目分开时的匆忙,宋轶也真诚地展露遗憾与庆幸——

“没有来得及,走的时候和你打招呼,也没有加你的微信,无比后悔。”

“没想到你又来了,真的很开心。”

这样的几句掏心窝子的话,一夜之间刷爆热搜,成了“女明星顶级直球告白”。

再加上,两人一个温柔忧郁,一个直球美艳,两相结合,仿佛救赎文学照进现实。

因而,全网嗑生嗑死,硬生生把旅综品出了恋综氛围。

连男方粉丝都赞同——我同意这门亲事,能不能争气点去追起来!

这不过是宋轶CP体质的冰山一角。

《伪装者》里和胡歌结缘,有人惦记至今。

剧王《赘婿》里和郭麒麟打打闹闹,被误以为两人已经结婚。

后来连和她合作不密切、没什么交集的男明星,也会被粉丝拿着等爱的号码牌,在评论区拉郎配对。

甚至,就连因为嫖娼把自己的事业断送掉的李易峰的粉丝,也一度在宋轶的评论区里干着急。

“就我峰哥那个呆瓜,嫂子被别人抢了他还不着急呢。”

“看看峰哥吧,你看看他,万一合适呢,是不是。”

宋轶跟谁合作被谁家粉丝惦记,不难理解。

作品多且演技尚佳,也爱惜羽毛。

“从小学霸,进过人艺,仪态优雅谈吐大方。这种低调不作妖,漂亮又有实力的女明星可太适合做我家嫂子了!”

而这样的抢宋轶大战,最终在“花落白家”的曝光中落下帷幕。

争夺宋轶失败了。

大家擦干眼泪,拍拍屁股散场,又物色起了其他女明星。

不少人成了嫂子热门户。

外柔内刚、可盐可甜,会跳舞又有代表作,还提名白玉兰奖最佳女配角的毛晓彤。

在她跳舞的视频评论区,是比相亲角还要密集的“说媒拉纤”。

求娶的参赛理由也花样繁多:

“xxx虽然年纪大,但是会照顾人啊。”

“xxx需要一个好的家庭弥补童年的缺失,就比如你!嫂子。”

童星出身的蒋依依、代表作颇多的演员李沁,也陆续成了被提名的热门选择。

她们能力不错、性格又好;

漂亮但没有攻击性,国民度高路人缘好,没有什么明显黑料。

因而,女明星不过是正常营业,却无意间就成了粉丝认可的天选嫂子,甚至“做我嫂子”成了一种顶配夸赞。

更离谱的是,很多参与“抢嫂子”大战的粉丝,光忙着内定嫂子了,但其实连“哥哥”都莫得。

但依然不耽误粉丝下场疯抢——

“虽然不知道我哥是谁,但晓彤已经是我嫂子了。”

“先认嫂子后认哥,铁打的嫂子流水的哥,嫂子爱谁谁就是我哥。”

这样的争抢,一时间给人一种,优秀女性似乎终于被看到的感觉。

真的是这样吗?

要知道,在这波“抢嫂子”大赛之前,女性可没少因为“嫂子”这两个字,惹上麻烦。

在内娱,“嫂子”不受待见是长久以来的现实。

想想过去那些“嫂子”的待遇吧。

自官宣那一刻起,素人嫂子们就要开始迎接来自四面八方的“质检”和轰炸,旷日持久。

潘玮柏官宣结婚时,老婆宣云先是被扒出年龄、学历、职业等等过往。

社交平台账号被里里外外翻了个遍,就连大一的证件照也被拿出来展示。

随后一张从天而降的王思聪朋友圈截图,以及各种照片对比,牵连出“天王嫂培训班”猜测。

直到今年儿童节,宣云才第一次正面回应此事,还只是在小某书私人账号的评论区。

否认句句坚定,信者寥寥无几。

一个月后,宣云被拍到去节目组探班潘玮柏。

网友反应依旧,把容貌、人格、婚姻羞辱了个遍。

“嫂子”的名号,听起来像敬称,实际只是个活靶子。

昆凌发张侯佩岑发过的照片就被推上风口浪尖,方媛还是动不动就被拉出来嘲“最穷天王嫂”。

仿佛欲戴“嫂”冠,就得必承其重——诋毁的重量。

今年夏天,一位网友在youtube上传了一段视频,直指方媛出轨被郭富城抓包,怀着孕被当街打入院。

当时还疑惑,这么劲爆的新闻怎么内娱一点动静都没有?

因为视频是多年前的街拍现场,一旁的女性甚至都不是方媛,而是熊黛林。

出轨、怀孕、家暴,没有一个元素出现在视频里。

又是一场唱衰婚姻的恶意造谣。

结婚多年以后,纵然落在天王嫂身上的讨伐少了,也并非是因为发现了她们的好。

而是见天王们感情幸福稳定,家中人丁兴旺,外人就好好祝福啦。

哪有什么“天选嫂子”,再温婉低调的女性,也都得积着功劳苦劳慢慢熬出头来。

所以,在这波风潮中,看似占尽“嫂子”红利的女性,其实也是如此。

还是拿宋轶来说。

在恋情曝光之前,宋轶因为被不少粉丝争抢,得名“百家嫂子”。

而这个称呼,在很长时间里,一度是宋轶的一个黑称。

喜欢宋轶的,嗑她的CP嗑到沉迷。

不喜欢的,就一举把宋轶打成自抬身价、蹭男明星的营销咖。

喜欢宋轶的,把各家争抢看做是她魅力的证据。

不喜欢的,一提及“嫂子”,就是极尽侮辱的表达。

“百家嫂子人设,人尽可夫是什么好词吗?”

没什么黑料的宋轶,只是因为沾了“嫂子”的边,就凭空多了一个黑称。

还有毛晓彤。

如今被视作优秀嫂子人选的毛晓彤,在和陈翔恋爱期间,可没有如此待遇。

毛晓彤比陈翔大两岁,于是两人恋爱期间,毛晓彤一度被人追着叫“大妈”。

两人分手后,毛晓彤也只是简单发了一个语义含糊的微博,为陈翔留有最后一丝体面。

可不少人因为陈翔在节目上惺惺作态的假哭,成群结队去网暴辱骂毛晓彤。

如果不是毛晓彤清醒地一直留着当时的录音,“真嫂子”可能还会因为渣男的小伎俩影响事业的发展。

鹿晗和关晓彤这一对。

现在不少人,能在鹿晗为关晓彤庆生的微博下面,心平气和地说上一句“嫂子,生日快乐”。

但不知道多少人还记得,刚公布恋情之初,两人可是经历了男方一天掉粉80万,女方被P遗照等种种事件。

吴某凡塌房之前,小g娜是想蹭热度的心机整容女,秦牛正威是勾引单纯大男孩的假纯绿茶,都要被问候全家。

王鹤棣被扒出有个谈了6年的女朋友,被粉丝起了“嫂棣出门”“艺棣鸡毛”的CP名,敌意尽显。

“嫂子自由”,永远是薛定谔的自由。

所谓的“嫂子”称呼,一时是污名的源头,一时又成了她们魅力的证据。

所以,你还觉得“抢嫂子”真的是因为认识到女性的优秀之处,上赶着给人夸赞?

醒醒。

主动给自家哥哥抢嫂子,不是因为女明星越来越优秀了,而是粉丝心境今时不同往日了——

以往反对偶像恋爱,嫂子就罪该万死。

如今害怕爱豆塌房,那不如提前物色个嫂子看住自家哥哥。

与其说,这是认可女性的价值。

不如说,这是对男星频频塌房、谈恋爱总不合预想的妥协。

内娱风向看似变化——

从攻击嫂子到尊重祝福,再到主动抢嫂子。

看似尊重起了女性,实则本质如一。

不难发现,那些热门嫂子的特质相似。

0绯闻,不炒作。

有代表作,有路人缘,但不是顶流。

性格温柔做事大方,既没有攻击性,也并非傻白甜。

这可不就是典型的“既要又要还要”式男性择偶标准吗?

看似将其视为独立个体欣赏,优点却都落在了服务于男明星的地方。

比如有粉丝的抢人理由是,哥哥年纪大了。

喜欢宋轶和毛晓彤的马天宇粉丝,是觉得马天宇受到了原生家庭的伤害,需要嫂子去治愈。

可如果这么说,毛晓彤同样拥有破碎的家庭。

她刚出生时,因为是女孩就被亲生父亲扔进了垃圾堆。

毛晓彤父亲赌博酗酒吸毒,在她成名后要钱不成,反上节目控诉母女二人,张口就要5000万赡养费。

但,没人关注“嫂子”的需求,嫂子喜欢什么想要什么不重要。

对于嫂子,侮辱者有一万种侮辱方式。

欣赏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站在男性视角去考量。

娱乐圈的天王嫂、百家嫂子,放在现实中,就是“好嫁风”的潮流。

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贤妻良母”

认嫂子、把女明星当作嫂子捧上天,是因为在这种严苛的标准之下,能达到的女性寥寥无几。

“物以稀为贵”嘛。

所以要帮男偶像“物色”,要“预定”。

甚至都无需一个具体的男性的存在,“先认嫂子再认哥哥”。

女明星的独立和优秀,都不过是衡量女性是否够资格成为男性附属品的标准。

戏谑的是,上场嫂子大战“花落白家”后,被称道的点是什么呢?

——白敬亭井柏然选女朋友的眼光。

这默认女性没有任何主动性,完全沦为被男性挑选的物件。

看似是夸奖,其实不过是男权对女性的更为隐性的倾轧——

将女性的容貌、身体、性格、职业、观念方方面面层层打磨塑造,直至变成为男性量身定做的工具。

这样的措辞或者定论一下,难免会有人叫屈——

不少人觉得自己只不过是在表达对女明星的喜欢,并无它意。

的确,以男性需求为需求的、自上而下的父权话语体系,对我们日常行为、表达的渗透,很多时候不去细想,是难以察觉的。

就像是向太,身为在豪门中摸爬滚打的女性,已经把父权牢牢内化于心,成为了父权的代言人。

她亲手为向佐挑选好儿媳,一步步促成恋爱婚姻,通稿皆说她送儿媳豪宅奢品,把郭碧婷宠到不行。

但郭碧婷连生两个孩子对身体的伤害、面对向佐出轨传闻的精神压力和情感需求,都是向太回避且漠视的地方。

这种看似夸赞的表达、欣赏的行为,都不过是将女性纳入自己能够控制的地带,成为依附于父权的“他者”。

表面的欣赏背后,存在着更深层的物化,更隐蔽的厌女。

上野千鹤子说,厌女症弥漫在以男性为中心的二元性别秩序中。

“如同物体的重力一般,因为太理所当然而使人几乎意识不到它的存在”。

浸淫在这个秩序中,我们很难跳脱出本已根深蒂固的语境去思考。

过去有鉴婊,现在多了鉴媛、鉴夹子音。

“媛”和“夹子音”接二连三地被污名。

过去见嫂子人人喊打,如今见嫂子纷纷下场争抢。

无意的想法和举动,恰恰映射出了结构性的困境。

当一个群体受歧视的现状,被娱乐化的方式堂而皇之地放大、普及、强化,真实处境也就随之恶化了。

当然,我们也无意去苛责,不过是随便冲冲浪、随手写个评论的粉丝。

但你真的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你是在代表谁发声?

你又在为谁说话?

看似无意,但其实,我们写下的每一个字,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你我处境的外化。

而我们,麻木太久了。

作者 - 羊毛、even

2022-11-20 11:39
相关热门
联系我们
星泰丰森-2021白色黑字logo-PNG-无边框
星泰热榜
7cc8530814a9bfc4a80cad4ee1a08639.png
站内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