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事件

娱美德旗下区块链项目WEMIX暴雷,价格跌超95%

 最近一起暴雷事件,就是韩国区块链明星项目WEMIX的崩盘。在11月28日一天之内,WEMIX币就跌去了72.4%。目前,WEMIX币的价格只有最高峰时的五十之一,无数玩家倾家荡产。

 12月1日,WEMIX币的价格在0.42美元上下波动。要知道,最高峰时,Wemix的价格曾经涨到过21美元;就在几天前,WEMIX币的价格还是1.5美元。如今只剩一地鸡毛,跌超95%。

12月1日19:00某交易所的WEMIX价格, 12月1日19:00某交易所的WEMIX价格,

 最长的绿柱说明了其在11月28日的跌幅。

 雪崩是在11月28日这个黑色星期五发生的。当天,WEMIX币的价格从1.5美元直线跳水至0.4598 美元,近24小时跌幅为72.4%。其中,仅仅在50分钟内,其价格就下跌了66%。坚信“富贵险中求”的币圈韭菜们被一棒子打懵,有抄底者试图火中取栗,结果又被套牢。毕竟,币圈不言底,币圈没有底。

 币圈的崩盘与暴雷并不少见,但今年尤其多。5月9日-11日,数字货币市场的第三大稳定币、Terra发行的luna币暴跌超过99%,几乎归零,引发币圈巨震。11月,曾经的全球第三大交易所、最高估值超过300亿美元的FTX 暴雷破产。同在11月,最大的数字货币众筹平台 Coinlist 暂停部分提款……“币圈的雷还有多少?”有网友感慨。受系列暴雷事件影响,韭菜对数字货币的信仰也产生了动摇,比特币目前的价格只有17000美元,不到去年最高价68928美元的四分之一。

 但很长时间里,玩家都觉得WEMIX币是安全的。要知道,在很多数字货币白皮书上,创办者的英文名和头像都是假的,简历是编的,让人感觉他们分分钟都准备跑路。但WEMIX背靠大树,一度被视为明星项目——它的背后,是韩国著名游戏企业娱美德(Wemade)。实际上,娱美德也是韩国第一家布局链游赛道的韩国传统游戏企业,它在2018年就进入区块链行业,成立了区块链公司Wemade Tree。而WEMIX,就是后者所开发区块链游戏平台的Token(代币)。

 WEMIX公开发行的时间是在2020年10月3日。白皮书宣布,其总供应量为10亿枚。WEMIX与美元稳定币USDC锚定,兑换比例为1:1。

 “如果WEMIX按计划成功运营,它不仅将有助于WEMIX主网生态系统的发展,还将成为区块链交易的关键货币。”娱美德CEO张贤国曾如是说。

 除了有大企业背书之外,WEMIX还有应用场景——在娱美德推出的区块链游戏中,WEMIX扮演着重要角色。仅在2021年,一款这样的区块链游戏就在全球吸引了百万量级的用户。要知道,以往的宠物养成等区块链游戏,质量往往粗制滥造,而传统游戏公司下场做区块链游戏,完全属于降维打击。有玩过娱美德区块链游戏的玩家评价,其游戏质量“还不错”。

 既然有这样的背景,为何WEMIX还会崩盘?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其造假行为被曝光。而且这样的造假,是冒区块链世界的大不韪——增发。

 今年1月,WEMIX发行方向韩国第一大数字货币交易所Upbit提供数据,称约有2.45亿个WEMIX代币在流通。但forkast.news报道,实际上,截至10月25日,除了这2.45亿代币之外,至少还有720万代币在流通。也就是说,WEMIX实际增发了近30%。

 “在虚拟资产行业,很难想象比这次更严重的犯罪。”韩国一位区块链人士告诉韩国媒体,此事的性质比“Luna事件和Tera(Luna姊妹币)事件”更恶劣。此外,韩国媒体还曝光称,今年1月10日,娱美德暗中抛售价值2.51亿美元的WEMIX币,导致当天WEMIX币的价格从5.3美元暴跌到3美元。

 WEMIX的行为引起了公愤。Upbit、Korbit、Coinone、Bithumb和Gopax这五家韩国主流交易所占据了韩国市场份额的98%,它们组建了DAXA(韩国数字资产交易所联合协会)。10月,DAXA给WEMIX贴上了“投资警告”的标签,给其一个月宽限期来解决问题。但此后,DAXA在WEMIX于宽限期内提交的文件中发现了很多问题。“我们很难再相信这个项目了。”DAXA方面称。11月24日,DAXA决定对WEMIX停止交易支持。12月8日,上述五家韩国交易所将下架WEMIX下架。这意味着,WEMIX将被彻底赶出韩国市场。

 雪崩轰然而至。丑闻甚至拖累了娱美德和其两家子公司 Wemade Max、Wemade Play的股价。11月25日,这三支股票的价格均暴跌超过29%,接近韩国股市30%的跌幅下限。

 它是一家在韩国名列前茅的游戏公司,创立于2000年,创立者为曾在韩国游戏公司亚拓士(Actoz)工作、担任《传奇2》研发组组长的朴关浩。而让娱美德一炮打响的游戏,也是《传奇2》。这里埋下了后面两家公司纠纷的伏笔。

 《传奇2》之后,娱美德又推出了多款游戏,但都未能再现《传奇2》的辉煌。随着时间的推移,娱美德逐渐面临国内市场难有突破、新游戏开发不力的窘境。2018年成为娱美德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在这一年,娱美德的全年营收约为1.08亿美元,同比增长16%,但公司却由盈转亏。

 区块链,就此成为娱美德的一根救命稻草。正是在2018年,娱美德正式跨界进入区块链行业,成立了区块链公司WeMade Tree,试图结合自身游戏优势打造区块链生态,拯救公司败像。

 在这个领域,娱美德主要有两大动作。

 一个动作是推出代币WEMIX和区块链游戏。2021年8月,娱美德推出了区块链游戏《Mir4》。它是一款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 (MMORPG) ,也带有P2E(Play to Earn,玩家通过玩游戏就可以赚钱)和NFT性质。在游戏中,玩家可以通过“采矿”、完成任务获取黑铁,在达到一定会员级别后,就可以将其兑换成游戏代币DRACO。而通过WEMIX钱包,玩家就可以把DRACO兑换成WEMIX。最后,玩家可以将WEMIX在交易所变现。WEMIX就这样成为这个生态中的主要流通货币。

 根据韩国《游戏产业振兴法》中不得利用游戏实施赌博行为等条文,《MIR 4》的韩国版不具备P2E和NFT功能,但在海外市场,具备这两个功能的《MIR 4》取得了巨大成功,据称在2021年就发展了140万用户。这一年,娱美德的海外销售额达到1.367亿美元。2022年Q1,娱美德的销售额接近1亿美元,同比增长72%。

 为了完善区块链生态,娱美德还有另一个动作,即推出DeFi服务“WEMIX.Fi”。用户可以在这里存储、交换和质押其数字货币。但数字货币本身就蕴藏着高风险,遑论DeFi更是一个高杠杆游戏,一旦币价暴跌,就容易出现踩踏性事件。

 在此期间,娱美德也不断有丑闻曝光。WEMIX白皮书称,WEMIX币中的74%将用于支持虚拟资产生态系统的长期成长,但有媒体称,发行WEMIX币的收入,被娱美德拿去收购另一家游戏公司了。

 但区块链也未能挽救娱美德的颓势。财报显示,2022年Q1,娱美德的利润同比下降76.4%;Q2,净亏损达到316亿韩元(0.24亿美元);Q3,净亏损达到885亿韩元(0.67亿美元)。

 更麻烦的是,韩国对于区块链游戏的监管不断收紧。韩国游戏物管理会(GMC)正试图阻止带P2E性质的新区块链游戏发行,并要求谷歌Play和苹果App Store下架现有相关游戏。2022年11月,韩国金融监督委员会(FSC)旗下的金融情报分析院(FIU)放风称,将对40家虚拟资产提供商进行调查,其中可能就包括娱美德的WEMIX。

 屋漏偏逢连夜雨。娱美德接下来的日子,或许并不好过。

 狡兔三窟,娱美德还有一窟——IP授权,尤其是《传奇》的IP授权。实际上,这才是这家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正因如此,外界戏称其“半条命系于授权”。娱美德还成立了多个授权平台,专门从事与《传奇》IP相关授权和维权工作。仅仅数年来,娱美德就发起了几十起诉讼。

 从源头追溯,纠纷是因娱美德与亚拓士的共同著作权引发的。2020年时,《传奇2》并未受到市场欢迎,也因此被亚拓士冷落。所以朴关浩从亚拓士离职创办娱美德时,亚拓士“半卖半送”地把《传奇2》给了娱美德去做,条件是:对价获得娱美德的40%股权和《传奇2》的共同著作人权利。2020年11月,《传奇2》在韩国进行著作权登记,著作权人分别为娱美德和亚拓士。

 也是在2000年,陈天桥的盛大以30万美元的超低价从亚拓士手中买下《传奇2》的中国代理权。次年,《热血传奇》在中国正式上线,很快爆火,一度成为全球同时在线玩家数最高的网游,以及至今长盛不衰的现象级产品。在很多人眼中,中国的网络游戏时代,正是由《热血传奇》开启的。

 《热血传奇》也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收益,吸金能力惊人。娱美德方面曾对外表示,估计《热血传奇》正版市场一年的规模是300亿人民币。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就如何分配这些利益的问题,盛大曾和亚拓士发生纠纷,然后和解,到2004年,盛大索性控股了亚拓士,双方成为利益一致方。在2003年末,盛大也向娱美德分享了部分《热血传奇》带来的利益。

 不过,最近,娱美德不得不公开道歉——在亚拓士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去年12月中国最高人民法院4项有关“传奇”IP的诉讼终审判决后,11月25日,娱美德在《中国知识产权报》上刊登了消除对亚拓士造成影响的声明。

 只是它的操作有点谜——崩盘后不是马上道歉,而是摇身一变成了受害者。WEMIX被宣布将在五大交易所下架次日,娱美德CEO张贤国开炮了。他指责Upbit滥用权力下架WEMIX,并称交易所是娱美德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幕后推手。据悉,娱美德已向法院申请临时禁令,要求推翻下架决定。如此理直气壮,令业内乍然。

 回过头来看,长期以来,区块链都被很多陷入困境的公司视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暴风、乐视、ofo“小黄车”、先锋系,都是如此。但在现实中,几乎没有公司能靠区块链翻身,甚至有公司被区块链反噬。

 以ofo为例。2018年1月,ofo被爆出账户资金危机。不久,ofo高调拥抱“区块链”,与公链项目GSE深度绑定,号称“骑车即挖矿”。“毕竟币圈已经习惯了被割,但如果ofo还不上押金,就可能引发群体性事件。”一位投资人称。接下来,GSE币价很快归零,一位币圈大佬在朋友圈感慨,当初投资人投了GSE200万人民币,后来只值200块。

 2018年7月,乐视旗下乐融致新(乐视电视运营公司)宣布进军区块链领域,推出了一款可以挖矿的电视盒子,“看电视即挖矿”。没几天,乐视就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函,被质疑“利用热点概念炒作股价”。此后,炒作再无声息。

图:乐融致新推出的“一链盒子”

 先锋系则被区块链凶猛反噬。腾讯新闻《潜望》曾指出,真正让先锋系陷入困境的,就是先锋系在华融案发缺少资金来源之后又豪赌区块链败北。报道称,当时先锋系掌门人张振新豪赌区块链,不料遇到2018年比特币暴跌,先锋系不得不低价抛售矿机,价格甚至不到1折,亏掉的钱“需要用几十亿为单位计”。

 2019年9月,张振新在伦敦病逝。他未能迎来两年后的比特币大牛市。

2022-12-04 01:36
相关热门
联系我们
星泰丰森-2021白色黑字logo-PNG-无边框
星泰热榜
7cc8530814a9bfc4a80cad4ee1a08639.png
站内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