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事件

能源危机造成连锁反应 欧洲产能外迁推倒多米诺骨牌_全球_供给_工业

能源危机造成连锁反应 欧洲产能外迁推倒多米诺骨牌

中国商务新闻网 2022年,乌克兰危机迟迟难以化解,其给全球经济活动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特别是对化石能源产品供给造成较大影响,化石能源价格上涨和供给不足必然会对全球工业生产带来系统性冲击,能源危机的持续则将加速全球能源格局演变,对全球产业格局重塑带来深刻影响。世界能源理事会第六任秘书长兼首席执行官威尔金森表示,“这并非冬季危机,而是多个危机叠加”,欧洲正同时面临天然气危机和电力危机,甚至还会延续到明年冬天。

中国银行研究院日前在北京发布的《中国银行全球经济金融展望报告》分析指出,此轮能源危机主要由俄乌冲突导致,由于各经济体的能源来源分布和对待地缘冲突的立场迥异,能源危机对全球产业的冲击并不均衡。其中,欧洲受到能源危机的冲击最直接也最严重。冲突爆发前,俄罗斯是欧洲最大的能源进口来源地,2021年来自俄罗斯的能源占到欧洲能源进口总量的22.9%。冲突骤起,欧洲大幅降低自俄能源进口,导致欧洲能源价格出现暴涨。布伦特原油价格曾一度涨至139美元/桶的高点,荷兰TTF天然气期货(10月合约)从6月初的80欧元/兆瓦时左右最高曾涨至8月末的339.2欧元/兆瓦时,8月30日欧洲电力系统均价达到462.1欧元/兆瓦时的高点,较年初增幅高达6倍。

能源价格高企下,欧洲部分高耗能产业部门如电解铝、合成氨等生产成本成倍激增,钢铁、化肥和铝等能源密集型行业多有被迫关闭工厂之举,大约一半锌和铝的冶炼产能遭遇停摆,氮肥产能收缩超过四分之一,汽车电池和光伏产品生产所需的重要材料也面临供给不足。上述欧洲产业在全球范围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如欧洲维生素A、氯化钾、维生素E、甲酸等化工产品产量的全球占比均超过30%,精炼锌、精炼铜、电解铝、工业硅等金属及矿产冶炼产能也占到全球份额的12%左右。欧洲工业生产的大规模停摆,对全球工业产出形成巨大冲击,对产业链下游经济体的影响自然不容小觑。今年年中以来,欧洲钢铁、化肥、电池等能源密集型企业将业务转移向他处,一方面是出口订单转移,另一方面是产能转移。

除欧洲外,日本等高度依赖能源进口的外向型经济体同样受损严重。由于能源等进口商品价格大幅上涨,日本贸易收支情况大幅恶化,截至2022年10月,日本对外贸易已连续15个月出现逆差,8月份日本贸易赤字高达2.8万亿日元,单月逆差额创1979年以来最高,10月份贸易逆差额仍处于2.1万亿日元的高位。韩国的情况也大致相仿,从2022年4月开始连续7个月出现贸易逆差,是1997年以来逆差持续时间最长的一个时期。

相较之下,美国以及亚太新兴工业经济体所受影响较小。

美国对俄罗斯能源产品依赖较小,具备较强的能源自给能力,自身工业生产在此轮能源危机中受到的直接冲击较小,在欧洲工业产能大范围停摆的情况下更是抢占其国际市场份额。与此同时,美国大幅增加了对欧洲液化天然气等能源出口,9月份美国出港货船装载的液化天然气达630万吨,其中近70%运往欧洲,其在欧销售价格较本土市场卖价高出3到4倍,美国也成为此轮能源价格上涨的最大受益方之一。

中国、印度、东盟等亚太新兴工业经济体在俄乌冲突中并未“选边站”,外部能源供给较为稳定,产业体系运转相对稳健,部分填补了欧洲产能不足导致的全球供给缺口,2022年前三季度工业制成品出口增长较快。以中国为例,国际市场煤炭价格受供给冲击影响出现大幅上涨,但国内煤价因供给扩张和政策调控上涨幅度可控,终端电价涨幅远低于欧洲。在能源成本优势下,中国的造纸、电解铝等部分高耗能产业具备较强的价格优势,对欧洲出口快速增长,欧洲的产能缺口还拉动了中国汽车、机械、电子产品等商品的出口。

必须看到,全球产业发展短期内难以摆脱对传统能源的依赖。伴随着全球气候问题的日益严峻和技术的不断进步,世界经济绿色转型步伐提速,可再生能源在新增能源供应中的占比显著提升,工业生产和居民生活加速低碳化。但绝大多数存量工业产能和生产消费工具高度依赖化石能源供给。据测算,2021年原油、煤炭和天然气等化石能源占全球能源消费总量的80%以上,在全球能源供给方面依然且将长期发挥关键作用。与此同时,化石能源作为自然资源中最主要的碳氢化合物,还是诸多化工材料生产的必要投入品,从而构成工业制成品生产的基础。

传统能源危机的持续将从结构上深度改变全球产业分工格局。一方面,欧洲能源成本大概率长期处在高位,欧洲工业产能可能面临永久性外迁。目前部分欧洲工业企业已经着手启动产业转移,而中国等具备产业链优势、消费需求庞大的新兴经济体成为欧洲企业外迁的主要选择之一。

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表示,如果天然气供应量低于最大需求的50%,公司将不得不缩减甚至完全关闭其位于德国的全球最大一体化化工综合生产基地。2022年7月,巴斯夫在广东湛江全面推动海外最大的一体化基地项目,到2030年投资总额将达到100亿欧元。同月,瑞士化工巨头英力士与中石化签署70亿美元的合作协议,双方将成立合资企业,发力高端化工市场。欧洲能源结构和产业链格局面临重塑,欧洲部分产业链或面临被动转移,中国理当抓住机遇,进一步吸引外商投资,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

另外,与以往全球产业迁移趋势的不同之处在于,美国可能凭借能源成本和政策优势吸引大量欧洲产能迁入。美国近期颁布《通胀削减法案》,通过补贴等激励措施鼓励企业在北美本土生产新能源汽车和其他绿色设备,有望吸引欧洲企业向美国投资,但相应地也会给欧洲盟友带来更多损害,可能引发双方贸易摩擦和产业补贴竞赛。

另一方面,能源危机也为可再生能源普及和包括新能源汽车在内的低碳产品推广创造了更多机遇。能源进口方若要从根本上保障能源安全,尽少受制于外部局势变化,则需在稳定石油、天然气、煤炭等传统能源供给的同时,进一步提升可再生能源的普及率,强化能源自给。能源危机与气候危机叠加,全球节能减排和能源转型有望迎来提速,主要经济体普遍选择加大对新能源技术和设备的投资应用,推广低碳生活方式,相关产业有望迎来更快速的发展。

路 虹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2022-12-08 15:47
相关热门
联系我们
星泰丰森-2021白色黑字logo-PNG-无边框
星泰热榜
7cc8530814a9bfc4a80cad4ee1a08639.png
站内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