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事件

新疆为何能成为中国电力新高地?

位于新疆哈密的±1100千伏昌吉-古泉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 张利民 摄

位于新疆哈密的±1100千伏昌吉-古泉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 张利民 摄

中新网乌鲁木齐12月16日电 (闫文陆 李易峰 余艳春)从新疆乌鲁木齐出发,沿着京(北京)新(新疆)高速一路向东,3小时后,来到荒漠腹地。黄沙不时被风卷起,落到路面,像涌动的浪。顺着起伏的沙丘四处打量,一条银色“长龙”出现在眼前,绵长的竟让人目光有所不及。

这是±1100千伏昌吉-古泉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它从新疆昌吉州准东出发,穿过气势磅礴的巍巍天山,途经戈壁茫茫的河西走廊,跨越浩浩荡荡的万里长江,最终在江淮大地与华东电网“牵手”。铁塔和银线,在大地上构筑起一条3300多千米长的钢铁经脉。往远了看,它还重叠着几千年前丝绸之路上繁密的足印。

在新疆哈密蓬勃发展的风光电站,新疆正从煤电大区向绿电基地转换。 张利民 摄

在新疆哈密蓬勃发展的风光电站,新疆正从煤电大区向绿电基地转换。 张利民 摄

能源空中走 电送全中国

10月24日清晨,合肥市从睡梦中苏醒,人们开始一天的生活。但大多数人们并不知道,供应城市运转的部分电力,却是来自几千公里之外,新疆广袤戈壁上的风能和太阳能。

这天,±1100千伏昌吉-古泉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年内向华东输电突破500亿千瓦时。这项工程每年的输电能力可以点亮4亿盏30瓦的电灯,满足5000万家庭的用电需求。

从我国的资源禀赋看,“能源资源地理分布”同能源需求市场分布“极不均衡”,能源基地主要集中在西部和北部地区,与中东部负荷中心的距离都在1000-4000千米。因此,客观决定了中国能源和电力发展必须走远距离、大规模输电和全国范围优化电力资源配置之路。

针对我国国情和电力工业实际,建设“疆电外送”通道,为新疆资源优势转换为经济优势搭建全新的平台。新疆拥有着全国储量第一的煤炭、蕴藏量第二的风能和太阳能资源。建设大容量、远距离的跨区超特高压输电工程,将煤炭、风能和太阳能转换为电能,输送到中东部负荷中心,助力新疆把丰富的能源优势转换为经济优势。

十几年来国家电网先后建成“两交两直”4条疆电外送通道,为新疆能源高效开发利用提供坚强支撑。今天的新疆不再仅仅是空间上的“边远地带”,而成为一个核心区、一个枢纽地带。那从西向东一路绵绵不息的灯火,再现了“丝绸之路”的辉煌,正由这从天山南北延伸向远方的输电线路诠释的。

乌鲁木齐达坂城区的风电场与输电线路。 周广科 摄

乌鲁木齐达坂城区的风电场与输电线路。 周广科 摄

建成外送“四通道” 参与全国能源配置

2010年,新疆与西北主网联网第一通道哈密-敦煌750千伏输变电工程建成投运,新疆结束孤网运行历史,丰富的电力第一次跨越天山,参与到全国能源配置体系。“能源空中走、电送全中国”的战略构想,在新疆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

2013年,750千伏新疆与西北主网联网第二通道建成投运。这在当时是投资规模最大、科技创新最多、建设工期最短的750千伏输变电工程。

2014年,首个新疆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哈密南-郑州±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投运,相当于在郑州同时投运8座100万千瓦装机的电厂。

新疆第四条外送通道——±1100昌吉-古泉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于2019年投运。其是目前世界上电压等级最高、输送容量最大、输电距离最远的特高压工程,实现了世界高压输电领域的重大跨越,标志着新疆已经从电网建设的“追赶者”走向了“领跑者”。

自此,新疆建成“两交两直”外送通道格局,打通了能源产业发展的高速路。新疆电网进入特高压、交直流混联、远距离、大容量的外送新时代。

疆电外送电量不断取得突破,“四通道”于2020、2021年连续两年外送电量超过千亿千瓦时。其中,昌吉-古泉±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2021年度外送电量550.6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5.3%,位居全国第一。

截至今年12月12日,新疆累计外送电量达6062.45亿千瓦时,超过江苏省2021年的发电量。其中,新能源电量达1669.89亿千瓦时。东到上海、北至北京、南达广东,覆盖中国20个省区市。

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让新疆完全有条件成为新能源开发和利用的主战场。大规模的“疆电外送”,提升了电力系统的资源优化配置能力,让新疆新能源发展风起云涌,进入历史最快时期。2011年至今,新能源装机容量位居全国前列、西北第一。新疆成为中国大规模推广应用“绿色能源”的重要基地。

将再建两条外送通道

疆电外送通道接连投运,也带动疆内电网建设。“十三五”期间,新疆电网成为全国750千伏变电站最多、220千伏覆盖区域最广、新能源消纳总量最大的省级电网。源源不断的电力转化为促进新疆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大动力。未来几年,新疆还将开工建设±800千伏哈密北-重庆特高压直流工程(以下简称“疆电入渝”工程),推动实施哈密-敦煌第三回750千伏输变电工程,形成“外送六通道”的主网架格局。疆电外送最大功率可由目前的2500万千瓦提升至3300万千瓦。

“疆电入渝”工程是中国“西电东送”项目“三交(交流)九直(直流)”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将是“疆电外送”第五条通道。工程设计输送容量800万千瓦,线路由西北至东南途经新疆、甘肃、陕西、四川、重庆5个省市自治区,跨越多种地形,输电距离约2283公里。送端换流站落点新疆哈密市巴里坤县,受端换流站落点重庆渝北区。

不久前,为“疆电入渝”工程配套的4×100万千瓦煤电基地项目在新疆哈密巴里坤县三塘湖矿区启动建设。哈密资源能源富集,是国家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之一,煤炭预测资源量更是位居新疆第一位,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可同时大规模发展清洁能源和煤电的大型能源基地。国网哈密供电公司发展策划部副主任李志鹏介绍,相较于其他“疆电外送”通道,该通道新能源比例有了显著增加。

“疆电入渝”工程大幅提升通道的绿色低碳效益,还能有效缓解我国西南地区用电紧张问题,在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同时,也将为国家推进碳达峰、碳中和作出积极贡献。(完)

2022-12-18 15:35
相关热门
联系我们
星泰丰森-2021白色黑字logo-PNG-无边框
星泰热榜
7cc8530814a9bfc4a80cad4ee1a08639.png
站内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