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事件

FTX暴雷 “精英”的千亿骗局,无人想要戳破

一场震惊行业的崩盘映射出了Web3领域最快上位的方法,和最快走向深渊的方式。

 文

 那可能是突然得知被老板欺骗后的失望,可能是突然失去了骄傲事业的落寞,也可能是辛苦工作多年的积蓄被瞬间清空的绝望。

 可以这么形容他们的老板Sam Bankman-Fried(下文简称“Sam”),和他们所供职的公司加密货币交易所FTX:

 一位1992年出生的web3创业者,在27-30岁之间,将一家企业从零做到估值320亿美元,与如今小米、快手、百度的市值相当。被《时代》杂志评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100个人之一。

 然而这家Web3领域的领军企业,仅用了5天的时间就走向破产。创始人Sam从人们心中永远不会作恶的“好学生”,成为了“欺诈”的代名词。

 FTX的业务模式是,让人们在上面买卖上百种加密货币及衍生金融产品,FTX从中赚取交易手续费。11月6日,竞争对手币安质疑FTX存在资金漏洞,表示要抛售其持有的约22亿美元的FTX发行的代币FTT,引起大规模FTX用户提款挤兑;11月8日,FTX因资金不足暂停用户提款;11月9日FTX请求币安收购;11月10日,币安发现资金漏洞太大放弃收购;11月11日,FTX破产,大量用户的资金无法取出或大幅贬值。

 造成FTX暴雷的原因,在一些人看来是“公开的秘密”。

 一位见过创始人Sam的坚定信徒、web3创业者林叶告诉36氪,行业里面的老韭菜都听说过Sam在挪用用户资金,他的交易所连冷钱包(用于存放数字资产、不联网的钱包,能有效避免黑客盗取)都没有。“但大家都选择相信他了。”直到FTX破产,林叶也没有将资金取出来,投资基本归零。

 从FTX破产后公开出来的信息看,这家公司没有任何银行账户、没有会计部门、拿不出完整员工名单,对于公司财务、资产、工作流程都几乎不存在管理。一家只有大约300员工的企业已经如此混乱,按理说,顶级投资机构们的尽调人员不可能发现不了。

 离奇的是,软银、红杉资本、淡马锡等约70家一线投资机构挤破头,前后投给FTX 20多亿美元。林叶推测,“大家可能也是对他太过于相信了,睁一只眼闭一眼吧。”

 巴菲特的搭档、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的查理·芒格评价FTX事件:欺诈与幻想的结合。

 就在上周,Sam在巴哈马被捕,美国司法部指控其犯有8项罪名,包括对客户和贷款机构实施电信欺诈、洗钱和违反竞选财务法等。

 这座由常春藤高材生、华尔街精英和用户们共筑起的“危楼”,直到轰然倒塌,传奇故事的另一面才显现出来。

 David在11月8日去公司报到的时候,引导他入职的同事还在嘲笑那些认为FTX快要不行了的声音。

 一直以来,员工、投资人、用户将他视为永远不会失灵的财富密码。他们对创始人Sam深信不疑。

 Sam一直维持着“能赚钱”的人设。2014年,从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后的Sam进入华尔街工作了3年,学会了怎么在全球不同的交易平台进行套利。2017年,他注意到比特币在不同地区的交易所的价格不同,比如日本比特币的价格比美国高出10%。

 “我不知道加密货币是什么,但我知道这里面有得赚。”Sam辞去了工作,和大学室友、同事创立交易公司Alameda Research,靠买外加密货币赚差价。比如,他们先用美元买入大量的比特币,然后在日本市场卖出,再将日元兑换成美元。据称,靠赚差价,三周内获得2000万美元净利润。

 那个时候,加密货币正处于牛市期间,比特币的价格在6个月里从2500美元,疯涨至20000美元。

 牛市给了Sam澎湃的信心。2018年,他在一份招募投资人的文件中承诺,“无风险,且高回报”。

 即便在逆风时,Sam依然在夯实“无风险、高回报”的人设。即便用一些更离谱的方式。

 FTX在2019年发行自己的代币FTT初期,币价下跌,Sam开始大量回购,来稳住FTT的价格。因此即便大盘在下滑,FTT的价值依旧在涨,“大家都知道这个价格是人为操控上去的,并不代表这家公司的业务在增长,但能怎样呢,投资者们都赚到了钱。”从那时起,林叶更坚定了Sam不会让跟随他的人赔钱。

 林叶还记得,创立了4年的公链Solana代币的价格在2020年7月迎来了转折,那时FTX 宣布在 Solana 上建立一个新的去中心化交易所。Solana代币的价格至此从2美元/个涨到了200美元/个。他觉得,“并不是Solana性能有多好,而是Sam大量买入了其代币,成了庄家,在背后操盘控制价格。”

 一位来自其他交易所的员工表示,“这个行业以操盘控制价格为王。Solana代币跟FTT,都有比较好的造富效应,这背后的庄家就是Sam,大家也就越来越相信Sam”。

 林叶想,Sam没有亏过钱,背后有犹太人兄弟支持,还有有政客的支持。“那他挪用户资产也无所谓喽,我相信他随时都能把钱补上。”

 他现在反思,那是一种“刻板印象”。Sam的身份标签迷惑了他,他觉得Sam就是属于那种“正确的白人”,而这种“刻板印象”却是当下通行华尔街和华盛顿最有效的的潜规则。

 Sam出生在美国加州的一个犹太人家庭,父母都是斯坦福的法律教授,父亲曾参与推动美国金融监管的制定,母亲一直在帮助民主党候选人筹款、竞选。Sam的哥哥是美国众议院的立法通讯员。

 Sam的绯闻女友、后来接任他成为Alameda的CEO的Caroline,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她母亲是麻省理工大学的老师,父亲是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系主任,曾直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现任主席汇报。

 林叶觉得,Sam的出身背景更容易被西方政府、金融业所接受。Sam曾嘲讽竞争对手币安的华人创始人CZ,“我能随意进出华盛顿特区,CZ能吗?”

 一位在美国读书、创业的华人web3创业者有相似感受,他选择率先在第三世界开拓生意版图,再逐渐进入欧美市场,“欧美那边抱团很紧。我在美国参加的很多活动是没有华人面孔的。Sam知道美国领导层喜欢什么,西方社会喜欢什么,他深谙这套体系内的规则。”

 Sam曾直接将这份优越感写了出来。FTX成立一周年纪念日时,他在公司内部博客写了一篇文章。他戏谑,聘请前美国证监会委员不过是逢场作戏,公司把这些人的照片放在网页上,在底下打上“美国证监会”字样,且并不需要他们工作。“不就是为了找他们站台、拉盘(操控价格),提升币价么。”

 他觉得这只是表面功夫。直接为支持加密货币的政客提供竞选资金,显然更能够影响政策。据悉,Sam是今年美国民主党的第二大捐赠人。他一共支持了 25 名美国民主党人,迄今已有 18 人获胜。很难不相信FTX是更懂得且更符合监管的公司。

 Sam更懂得资本的心思。“投资者之所以买入这些公司发行的币,是因为这些公司聘用了来自美国监证会(SEC)的前委员;投资者之所以认可某家交易所,是因为它是一帮投行的人创立的。”他说。

 区块链公链conflux的联合创始人张元杰回忆,加密货币领域早期的参与者来自各行各业,“可以说是三教九流,网吧老板、二手贩子、互联网程序员等等,资金也不是来自专业的投资机构。”

 据界面报道,2020年2月,币安的高管在朋友圈发布招聘商务的广告,标准是“美、胸大、做过网络主播、00后尤佳、会聊天”。行业人士觉得,策略没毛病,国内炒币的大客户多是暴发户、煤老板,他们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孩。

 一位混迹币圈的10年投资人记得,直到2019年左右,判断一个早期项目是否靠谱,就是看这个创始人是谁,谁给他站台,很少聊技术,也并不关心他到底要做什么。“2020年左右的币圈,还是一个充满了谎言、遵从丛林法则的赌场。”

 然而,2020 年之后,随着一些区块链应用开始成熟,加密货币引起了主流的注意,以 a16z 、红杉、老虎环球、软银为代表的硅谷和华尔街资本大规模进入。张元杰感受到,区块链整体的叙事从中国向西方偏移,到这个时候,以往由加密货币玩家定义的加密行业已经变成了海外资本的主场。

 而Sam这种常青藤、华尔街出身、掌握各种金融工具的人,在资本和用户面前,对于过去的从业者来说是一种降维打击。

 FTX设计了一些有想象力的投资产品与游戏规则,比如,FTX 推出了 8% 利息的储蓄产品,有不少用户从银行借钱、再存入 FTX 进行套利;比如,还有类似于彩票的产品,用户可以押注谁能当上总统。

 Sam给投资人留的时间从来都不多。 FTX在进行B轮融资时,给投资人考虑报价的时间,只有8天。然而,包括软银、红杉在内的60多家投资机构“倾情买单”。

 根据红杉资本的一篇博客文章,在与投资团队高层视频通话时,Sam还在一边打《英雄联盟》。不过,这并没有影响红杉资本的投资兴趣,随后向FTX投资了2.1亿美元。即便是无礼行为,红杉也引以为傲,放在官网宣传。

 FTX破产后,软银的投资人向LP道歉,称当时陷入了fomo(fear of missing out)情绪,并没看懂自己投的到底是什么。

 也有人曾经想要表达质疑。一场twitter space(相当于twitter上的语音聊天室)活动上,一位投资人说,更早前也意识到了FTX挪用用户资金的问题,但他那个时候并不想当“吹哨人”:担心以后混不下去。怕遭到持有FTT的投资者的围攻。

 FTT的持有者们并不愿意指出问题。没人希望让自己投资的代币价格下跌。于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和依附于这套规则赚钱的人,都沉浸在维系这套规则中。无论它是对是错。

 越来越多的信任涌向了Sam。当你信任某人的那一刻,就是在给他权力。

 一位前FTX的工程师在twitter上曝料,FTX后台有一个“后门”,这个功能可以让Sam在FTX、Alameda 钱包之间转移资金时不被审计人员发现。这位员工称,他因为指出后门有被高管滥用的可能,而遭到Sam解雇。

 一位接近FTX的人士告诉36氪,FTX、Alameda 两边都听Sam的,“他可以为所欲为,内部没有人能制衡他。当然,外部也没有相应的法律,这个行业的监管是空白。”

 据FTX前员工描述,Alameda的CEO Ellison善于社交,但她会被更大声更自信的Sam压制。

 Alameda在成立之后,按他们的赚钱速率,Sam早已经财富自由了。但他沉浸在这场数字游戏里无法停下。他需要继续制造增长,需要赚更多的钱。

 一位曾经放弃投资Sam的投资人在推特上披露,2018年,Sam试图利用他们在Alameda的投资来启动FTX。但这位投资经理并不知道FTX。“Sam拿着别人的钱不顾一切地冒险,搞他自己的秘密项目。”

 破产后,Sam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显得没有道德,只是因为输了”、“最好的结果是不择手段获得胜利”。

 fomo情绪让更多钱涌向了FTX。2021年7月,ftx连续开启3轮共18亿美元左右的融资,估值从180亿美元涨到250亿美元,又到了320亿美元。牛市期间,市场上的vc资金超过了创业项目的需求。更多钱涌向了ftx。

 与此同时FTX一直在大举获客,比如能花钱,爱赌的体育迷。2021年6月起,FTX陆续买下了迈阿密热火队体育场、电竞团队 SoloMid 、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一级方程式等冠名权和赞助席位。当然同行们也在这么做,据彭博社报道,截止到今年8月,加密货币公司在体育赞助上投入已经超过24亿美元。

 大量涌来的资金、新用户,让Sam更加膨胀。据《金融时报》统计,FTX 在风险投资上花了 54 亿美元。破产前,FTX投资了近500个项目,包括一些濒临破产的。

 一条线索显示FTX曾拿出 10 亿美元给了Sam 个人,5.43 亿美元给了一名高管;

 专门负责处理大公司破产清算的John,对搜罗线索、拼凑起一家大公司全貌的流程早已娴熟,但在面对FTX时,他也感到绝望。他表示,“控制权集中到了缺乏经验、不成熟且可能危害他人的手里,这种情况前所未有。”

 公司治理的混乱在不断累积,模糊了决策。12月1日,在《纽约时报》的活动上,Sam说公司内部没有设置专门的岗位人对 FTX 的风险敞口 / 资金头寸风险负责。他们挪用用户资金造成的窟窿越来越大,但没有预警。最终,核弹被引爆。

 Sam曾在一场web3相关的听证会上表示,公司完全遵循GAAP的会计准则。“现在看就是谎话信口拈来,没有任何的敬畏心。”林叶说。

 Sam曾说,他将致力于赚取尽可能多的钱,然后再把钱交给别人来决定资金去向。现在来看,这句话的重点可能是,“我先有钱”,“让我先爽个够”。

 Twitter加速了FTX的倒塌。

 11月9日凌晨0点,坐在办公室里,仍在想办法找钱填补公司资金漏洞的FTX的员工,从Twitter上得知Sam宣布公司将被竞争对手收购的消息。他们的投资人也是。

 Sam在Twitter上频繁发消息说,接下来他会写一封内部信告诉员工发生了什么,“一旦我有了更多的消息,我就会分享出来。”

 消息就是币价。

 11月2日,币圈媒体coindesk公布了一份资产负债表,指出FTX可能存在挪用资金的问题。11月6日,币安创始人CZ转发了这条信息,表示要卖出他持有的FTT。FTT 价格迅速从 24 美元附近下跌至 21 美元附近;11月9日凌晨,CZ宣布收购FTX。FTT短时飞涨,15 分钟内最大涨幅超 40%。

 与股票交易所有休市时间不同,加密货币交易所是24小时运行。赚钱速度以秒来计算,赔钱也是。

 自从FTX被曝出大概率挪用用户资金之后,Twitter更加热闹。FTX创始人Sam本人、FTX的前员工、FTX的投资人、FTX的竞争对手、web3行业内的相干或者不相干的投资人、LP、合作伙伴们,纷纷下场在Twitter上写小作文,分享自己知道的FTX内幕或者观点。

 甚至,Alameda 的CEO直接发推文和竞争对手币安互动,商量FTT的回购价格。交易过程“现场直播”了。在各场实时 Twitter Space 里,网友民语音聊天,分享着时间的进展,感受着彼此的情绪。

 “这个行业信息传播的速度太快了。大家都在Twitter上疯狂转发,恐慌的传染速度就快了。”林叶感叹。

 在传统行业,高管们在社交媒体上是消失的。他们普遍不太敢于公开表达,担心惹上麻烦。而在加密货币、web3领域,每个创始人都恨不得活跃成为社交媒体上的KOL,能说,敢说。

 一位新加坡的web3创业者总结,想开始web3创业,必须玩转Twitter。他每周都要攒2次局,组织Twitter Space的活动,也争取到别的活动上发表观点。他几乎生活在了Twitter。3个月的时间,粉丝涨了7万。

 他说,作为一个项目方,业务只要涉及到了社区,都会去到twitter space上做展示,去宣传自己。他在上面找到了合作伙伴,也吸引到了新员工。

 对于web3公司来说,Twitter更实际的作用是维护用户,以及,“拉盘”。“就像过去国内喜欢在微信里拉群,宣传项目一样。Twitter是全球化的。”

 上诉新加坡创业者表示,但web3的世界里,往往生意和社交是混合在一起的。很多人每天在Twitter上参加space去社交,去认识朋友,和海外的陌生人建立联系,都是为了做生意。

 对于已经发了币的web3团队来说,发Twitter的底色是“影响币价”。每一条都不白发。

 拥有790万粉丝的币安创始人CZ在发完Twitter后,将看衰的情绪传递给了市场,大量投资者开始从FTX平台上转出资金。

 FTX和 Alameda一边从其他交易所将钱取出来,存进FTX,放到热钱包供用户提取,钱一进到热钱包就被用户提走。这样下来,公开透明的热钱包始终处于一种被清空的状态,用户更加恐慌。形成挤兑。

 周而复始,FTX进入死亡螺旋。

 FTX 平日里每天的资金提取平均为 2.5 亿美元/日。因此即便没有新增资金流入,Sam预计其 60 亿的流动性资产也能对抗大约 24 天的提款需求。然而,仅在11 月 6 日这天,FTX 遭遇了平日 25 倍的提款需求。如果不暂停提款功能,FTX撑不过几个小时。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11月9日白天,Caroline召开了一个视频会议,正式向员工宣告了两家企业的失败,讲述了一部分真相。一年多前,FTX 开始大手大脚地花钱。投资于各种公司或非流动性资产,而在这个过程中遭受到了相当大的资金亏损。比如说在这个阶段中 FTX 就曾斥资 10 亿美元收购了一家破产的加密矿企,密集的体育赛事冠名。

 接着, Alameda 在贷款时以 FTX 的资金和 FTT 作为抵押品。这时,疯狂出手投资、出现了巨大投资亏损的 Alameda面临被清算的可能。FTX 开始大规模挪用用户资产以确保 Alameda 存活下去。Alameda 的 CEO Caroline Ellison 曾表示,只有她自己、Sam和几位高管知道此事。

 有人成立了一个名为“fuckSBF”的社群,只为发泄不满,配文:“是时候揭下所谓‘白人精英主义’的面皮了。Sam以及FTX团队的各种骚操作已经突破行业的底线,简直脸都不要了。”“我们正在筹备一套关于fucksbf的NFT,名字叫‘SBF的一万种死法’,欢迎各位参与创作。”

 该NFT的telegram社群几天时间突破了1000人。

 破产后,FTX聘请的保安发现,他们守护的FTX巴哈马总部办公室,成了空城。FTX各处办公室的员工们都离开了,以离职或解雇的方式。

 FTX的短暂历史,宣告结束,清算开始了。

 11月12日,在FTX申请破产后,遭遇了黑客攻击,至少6亿美元的资产被盗走。让本就混乱的FTX内部财务数据,更加难以理顺。2 家曾参与过 FTX 账簿审计的的审计公司将面临审查。

 foresight news创始人于文帅表示,中心化机构挪用用户资产这件事情只多不少,只不过过去这轮历史级牛市帮助他们抵消了风险,部分‘没那么贪心’的机构确实成功走下了赌桌还赚的盆满钵满。

 尽快找到行业规范和监管标准,才是关键所在。张元杰认为,Sam的钱到底亏到哪里,FTX的资金漏洞由哪几部分构成,他是怎么亏掉这些钱的,应该从这些地方着手去指定监管措施。

 此次事件里,100万用户遭受了巨大损失,CoinGecko 统计数据显示,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用户占30%左右。而最近半年行业频繁发生暴雷事件,行业的倒退最终也会自我纠偏,FTX事件或许是个开始。

 币安创始人CZ 认为,在 FTX 的暴雷事件中,Sam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因为他对员工撒谎了。但 FTX 不应该承担全部责任,每一个人包括用户、股东、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以及专业的投资者都有责任,这些问题应该提早被发现。

 FTX的破产正杀死更多与之有联系的加密公司。目前,已有逾百家公司受影响申请破产。包括曾估值48亿美元、拿到了贝恩资本、老虎环球投资的独角兽BlockFi,在FTX倒下后也宣布破产,原因是自身负债多,且有大量资金无法从FTX收回。

2022-12-20 19:36
相关热门
联系我们
星泰丰森-2021白色黑字logo-PNG-无边框
星泰热榜
7cc8530814a9bfc4a80cad4ee1a08639.png
站内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