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事件

行业弊病叠加疫情爆发,长租公寓频频暴雷,蛋壳蛋碎,一地鸡毛_腾讯新闻

哈喽,各位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李侃侃,一个喜欢分享商业故事的韭菜博主。

上回说到2018年,阿里员工租住自如公寓后白血病不久后去世,长租公寓迅速降温,资本热潮也有所消退,今天咱们接着往下讲。

01

蛋壳公寓上市

这不资本一撤,风口没了,那些实力不怎么样的“猪”就掉下来了,掉下来摔成肉饼了。

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上半年,因为扩张速度放缓,资金回流变慢,不少中小型的长租公寓品牌陷入了危机。

资金链断裂的、跑路的、转让的、被收购的,比比皆是,在这波行业小洗牌里,蛋壳公寓当然也受到了影响。

一方面, 他有意识的开始收缩租金贷的比例,从原来夸张的90%,降低到了2019年底的60%多,目的就是想降低经营风险。

另外一方面,他也趁此机会低价收编了几个经营不善的对手,比如说爱上租和寓见公寓等等...

但是之前快速扩张的时候,你搞高进低出,2017年到2019年你一共亏了51个亿,这个资金缺口你怎么填?

前些年你搞长收短付,搞短债长投,积累下来的这个资金链的问题,又哪里是那么容易能解决的了的。

很自然的,蛋壳公寓开始满市场的找钱。

2019年3月,蛋壳公寓融资5亿美元,10月融资2亿美元,12月和江苏昆山的经济开发区达成合作,双方各出6个亿设立投资基金。

2020年1月到美国纽交所上市募集资金1.5亿美元。

02

疫情爆发,骚操作不断

这时候的蛋壳公寓,已经意识到了自身的问题,开始调整战略,稳扎稳打、囤积子弹、积蓄力量。

根据他2019年的年报,随着经营规模的扩张规模效应已经慢慢出现了,净亏损率和净亏损额已经在收窄。

按照一般成功企业的套路,接下来那应该是韬光养晦、暗中布局、等待时机、一鸣惊人,可是在现实的商业世界里,有些错误是没有机会来弥补的。

就在蛋壳公寓风光上市的时候新冠疫情爆发了!对于长租公寓行业来说,2020年是相当难熬的一年。

很多中小品牌经过2018和2019的打击,血槽已经快要空了,本以为就要熬出头,可以慢慢回血了,结果新冠疫情爆发了。

房屋的空置率上升,市场的租金水平下降,许多企业的资金链是命悬一线,蛋壳公寓也是一样,虽然按照规模来说,他在行业内已经是数一数二的龙头了。

虽然他刚上完市,账上的现金还是有一些的。可新冠疫情的到来好比是一场雪崩,前几年盲目扩张的时候,欠下的债实在太多,

所以十几亿元刚融到手,就恨不得马不停蹄的往外花,眼瞅着满打满算也就能撑四五个月,怎么办呢?

蛋壳动起了歪心思。 一个是转嫁成本,蛋壳公寓先发了个公告说:因为疫情,全国上下的人口流动被限制,企业开工时间被延迟,咱们租房这个行当不好干了。

然后就给各地的房东们发通知,说你看这疫情,情况不是很不乐观,付房租这事,咱就先暂停吧!

一个月以后看看情况,再决定要不要恢复,这房东收到通知,都快被气笑了,你是房东还是我是房东,这房是你的还是我的呀!要不要减租,那是我说了算啊,怎么你还命令起我来了。

于是这些房东,就把蛋壳的流氓行为贴到了网上,让网友围观,这一下租客又开始闹了,为什么闹?

你想啊!你都管房东要减租了,怎么我租金还照付啊?

那你这吃相也太难看了!感情你是吃完了房东,吃租客啊! 那不行坚决抗议!一来二去在网络上闹的是沸沸扬扬。

03

胆大心黑,政府介入

蛋壳公寓本来是想玩个暗度陈仓,表面上高喊疫情严重让房东减租,实际上偷偷的把租客交的租金,给漏点下来,解决资金难题,你这一下全都曝到网上,露馅了,

这戏也唱不下去了,公司的高管们是日日思夜夜想,头发都要愁白了。

终于他们大着胆子,把手伸向了政府的钱袋子。 大家还记不记得,咱们上一节说过2019年12月,蛋壳公寓和江苏昆山的开发区合作,各自出6个亿搞了一个投资基金。

有人可能觉得很迷糊,蛋壳不是自己都的钱都不够用钱吗?哪有闲钱设立基金呢?你掏6个亿那不少啊!

这个问题可算是问到点上了,你说蛋壳为啥要掏钱设立基金呢?

因为他就没想要真的设立基金,合作协议签了没几个月,基金账户里头的12个多亿,就被蛋壳以借款的名义,转到了自己名下,连招呼都没跟昆山政府打一个呀!

你要是昆山政府你窝火不窝火, 我把你当招商引资的好伙伴,你把我当提款机啊!

为了这事2020年6月,蛋壳公寓的CEO高靖被带走调查,蛋壳公寓的资金链危机也由此被曝光在大庭广众之下。

CEO被抓了,公司的首席运营官临危受命当了临时CEO,可是面对越来越紧张的资金问题,蛋壳里边的c这个o,c那个o,没人能拿出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

公司的基本面,也影响到了远在纽约交易所的公司股价。 终于到了10月,蛋壳公寓爆雷了。

04

寒风中的租客和房东

2020年10月,我们在第一集里描述过的场景,开始出现在北上广的各个小区里,把房子租给了蛋壳公寓的房东们,在连续两三个月没收到房租以后,决定收回自己的房子。 而每个月按时还着租金贷的租客们,则在寒风中被赶出了家门。

而这些人里,还有一些刚刚经历过其他长租公寓的爆雷,本来还以为蛋壳是上市公司,是行业龙头,是可以让人放心的大品牌。

却万万没想到,天下乌鸦一般黑呀!而漩涡中心的蛋壳公寓呢?

一开始,他还在各个公共平台上辟谣,澄清,粉饰太平,等实在捂不住,盖不住了,又很庄严的留下一句不破产,不跑路。

再接着销声匿迹,我估摸着,这些做媒体运营的员工也都辞职了,毕竟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谁还愿意战战兢兢,兢兢业业的给公司擦屁股去。

再说了,这屁股也不是靠你一个员工他就能擦干净的。那真正管用的,能办事的 董事长沈博阳 呢?

就是最早鼓励高靖创业的那位,他在2018年接受采访的时候,说的可好听了,说自己会经常在微博,和蛋壳的用户互动,接受大家的批评。

结果事发以后清空微博,当起了缩头乌龟,连句像样的道歉都没有。

说起来蛋壳是没破产,没跑路,股票呢?也好好的在交易所的网上挂着,可是看现在这光景就是妥妥的跑路的节奏。

一开始的时候还说自如可能要接盘,后来又说我爱我家要接盘,但这么久过去了都没啥动静。也不知道对租客,对房东欠下的那些钱要什么时候才能还得清啊!

05

亲身体验

我记得当时我和我当时的女朋友现在的老婆,就租的蛋壳的房子。

那会我还请假去蛋壳的总部去维权,公司楼下那是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房东和租客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有的房东比较好说话,不去催租客就直接找蛋壳,还有的房东直接免费给组合住到合同结束。还有的说回去就拆电表,拆水表,那真是说啥的都有。

等个3、4个小时才能进去,保安、警察都在维持秩序,进去之后都是一些领导层的在接待,说来说去也不给退押金,还让我先和微粒贷解除合同,在和蛋壳来解除合同,反正就是一顿绕,没给你解决办法。

后来北京这边应该是影响的租客比较多,政府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工作小组,来处理,可是去了也就是登记一下信息,没有实质性进展。

在后来就是,微粒贷通知用户剩下的分期贷款不用还了,和房东各种撕。

反正最后押金啥的都没要回来,过了一段时间就搬走了,损失5000大洋,我太难了!先有ofo小黄车坑我押金,后有蛋壳坑我房租和押金。

06

蛋壳让我们学到了什么?

咱们回过头来,回顾这段长租公寓的发展史,问题到底出在哪?

为什么在美国、德国、日本,这些国家长租公寓行业就发展的那么好,国内的长租公寓品牌却频繁爆雷呢?

其实还是国情和市场的差异。在发达国家,城市化发展的早,年轻人的租房比率高,政府很早就开始,对房屋出租进行 立法和监管 ,制度体系已经相当完善。

公寓出租有规范性的指标,对租金的涨跌有严格的管制措施和管制政策,企业的 融资渠道 也很丰富。

但是在咱们国家,从 90年代后期 才开始出现大规模的城市化,各个地方面对大量的新增居民,第一反应是卖土地,盖新楼啊!

结果在 房屋出租的制度 设计上,就出现了空白。因为缺乏监管,传统的租房市场遍地是坑。

创业者们开始引入长租公寓这样的新事物,想要谋求改变,可还是因为缺乏监管,长租公寓行业走向了野蛮生长。

在没有引导的情况下,资本的涌入让整个行业盲目扩张,融资手段的缺乏,催生了畸形的创收模式,等到监管终于姗姗来迟,资本撤退,企业独木难支, 最终留下一地鸡毛啊!!!

那么未来的长租公寓会变得更好吗?我想会的。

从各个国家的发展经验来看,租房市场走向机构化、规模化,这是个必然的趋势,也是效率更高的选择,一个行业在经历洗牌之后,才会更加成熟,奶粉是这样,疫苗是这样,共享单车是这样,长租公寓也应该是这样的。

真心希望下一届,年轻人可以不用再为租房的事伤脑筋。

当然了, 2020年的冬天是个异常寒冷的冬天,面临行业大洗牌的不只有长租公寓,还有在线教育,倒下的独角兽也不只有蛋壳公寓,还有学霸君。

这个在线教育的头部玩家,熬过了2016年的搜题大战,为何却在这个冬天全线溃败?

面对同行业的烧钱大战?

面临政府的监管政策?

未来的在线教育还能不能挣钱?

各位,咱们下一期中国商业史的主角就是 在线教育的头部玩家学霸君。

2022-12-23 15:39
相关热门
联系我们
星泰丰森-2021白色黑字logo-PNG-无边框
星泰热榜
7cc8530814a9bfc4a80cad4ee1a08639.png
站内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