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杭州刑事律师办案手记:合同诈骗罪与诈骗罪的区分_腾讯新闻

合同诈骗罪是利用合同骗取财物的行为,而一些诈骗罪也是利用合同骗取财物。在犯罪数额相同的情况下,被定性为合同诈骗罪所判处的刑期明显轻于诈骗罪,正因如此,在诸多涉及合同的诈骗案件中,辩护人可以将“被告人的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作为辩护理由,为被告人争取较轻的量刑结果,本文通过分析合同诈骗罪的“合同”属性,以期区分合同诈骗罪与诈骗罪。

01 关于合同诈骗罪之“合同”的理解

合同诈骗罪中的“合同”应该是指商事合同和其他具有交易性质、体现市场经济秩序的合同。

商事合同是与普通民事合同的区别在于,商事合同是服务于生产经营目的,以营利为目标发生的合同关系,合同主体表现为B2B ( business-to-business)。

普通民事合同主要指以服务于生活消费为目的而不以营利为目的所发生的合同关系,合同主体表现为两种,分别是B2C (business-to-customer)和C2C (customer-to-customer)。

有观点认为合同诈骗罪中的“合同”应该仅仅指商事合同,也有观点认为合同诈骗罪中的“合同”指商事合同和B2C形式的民事合同,合同的一方必须是商事主体(business)。

但在实务中,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签订的C2C 形式的民事合同,其亦可能构成合同诈骗罪,笔者认为C2C 形式的民事合同如果具有交易性质、体现市场经济秩序的合同,其亦在合同诈骗罪之“合同”的范围内。

02 合同诈骗罪之“合同”的交易性质

一、相关法律规定

2005年《浙江省人民检察院诈骗类犯罪案件专题研讨会会议纪要》指出:“合同诈骗罪的合同主要是指体现市场交易行为的合同。

主流观点认为,1997年刑法将合同诈骗从诈骗罪中分离出来,并置于刑法第三章“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中的第八节“扰乱市场秩序罪”一节内,其目的主要是为了保护市场秩序。

因此,合同诈骗罪中的合同应是进行市场交易的一种法律行为。并不是所有利用上述合同进行诈骗的行为均构成合同诈骗罪,在具体的案件中,应考虑利用合同诈骗是否扰乱了市场经济秩序。

2020年河南省高院《关于办理合同诈骗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指出,合同诈骗罪中的“合同”应当符合以下属性:

1.合同诈骗罪中的“合同”包括书面合同、口头合同和其他形式。

2.“合同”应当体现一定的市场秩序。

与市场秩序无关以及主要不受市场调整的“合同”“协议”,如不具有交易性质的赠与合同、婚姻、收养、扶养、监护等有关身份关系的协议,主要受劳动法、行政法调整的劳务合同、行政合同等,通常情况下不应视为合同诈骗罪中的“合同”。

二、通过三则上诉改判案例来看合同交易性质的特点

案例一:刑事审判参考第102集[1056号]陈某等合同诈骗案

案情简介:根据规定,购买政府补贴农机的必须是本地农户并且每人限购一台,两年内不得转让。被告人陈某找到本地农户胡某等人帮忙,并许诺给每人500元好处费。通过胡某等人签订补贴协议,以每台7000元的价格购买了8台久保田牌插秧机(该机市场价每台为19000元,政府每台补贴12000元)。陈某将插秧机以每台13500元的价格倒卖至外地。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违反严禁倒卖、空套补贴农机的规定,骗购享有政府补贴的农机进行倒卖,其行为均构成合同诈骗罪。其中陈某诈骗的数额为96000元,数额巨大。

一审判决:被告人陈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五万元上缴国库。

二审法院认为:陈某采取欺骗手段,以符合农机补贴条件的农民名义,与农机主管部门签订购机补贴协议,以低价购得农机具并出售,骗取国家的农机购置补贴款,其行为均构成诈骗罪。

二审法院判决:上诉人陈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五万元;

争议焦点:以适格农民名义低价购买农机出售而骗取国家农机购置补贴款的行为如何定性?

裁判要旨:以适格农民名义低价购买农机出售而骗取国家农机购置补贴款的行为,构成诈骗罪:被告人陈某等人的行为不构成合同诈骗罪。被告人陈某等人以农户名义与农机主管部门签订的购机补贴协议不受市场秩序制约,不属于合同诈骗罪中的“合同”,其行为构成诈骗罪。

案例二: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2021)陕01刑终525号

案情简介:2017年4月11日,被告人王某为筹集赌资,通过伪造与西北大学后勤集团正禾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签订《设备采购及施工合同》骗取被害人刘某某的信任,与刘某某签订《关于西工大创新科技大楼多功能厅的合作协议》,按协议约定要求刘某某支付保证金500000元。2017年4月13日,被害人刘某某通过招商银行对公账户汇款500000元,2017年4月27日,被告人王某将上述款项转入自己招商银行卡内,全部供其挥霍。

一审法院判决:被告人王某虚构事实,诈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100000元。

二审法院认为:合同诈骗罪侵犯的是双重客体,即在侵犯公私财物所有权的同时,还侵犯了国家对经济合同的管理秩序,因此,合同诈骗罪中的“合同”,必须是能够体现社会主义市场秩序的合同,即“合同”当事人之间必须存在一种市场交易关系。

首先,王某与刘某某签订协议合作实施西工大创新科技大楼多功能厅灯光音响多媒体项目,由此也可以看出,双方具有合同关系;其次,合同诈骗罪表现为“利用合同”进行诈骗,也就是说诈骗行为必须是发生在合同的签订、履行过程中,王某正是利用签订合同实施犯罪;再次,合同诈骗犯罪的行为人非法占有的财物应当是与合同签订、履行有关的财物,如合同标的物、定金、预付款、担保财产、货款等,而王某亦是骗取了协议约定的保证金,因此,上诉人王某构成合同诈骗罪。

二审法院判决:撤销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2020)陕0103刑初47号刑事判决,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十万元。

03 结语

实践中关于合同诈骗罪和利用合同的诈骗罪的区分问题始终是一大难题,原因在于关于合同诈骗罪中“合同”范围的理解存在严重分歧,致使实务中出现大量同案不同判的结果,综合前文分析,笔者认为合同诈骗罪中“合同”应限定于商事合同和其他具有交易性质、体现市场经济秩序的民事合同,行政协议以及不以营利为目的的普通民事合同不属于上述范围。

2022-12-25 15:43
相关热门
联系我们
星泰丰森-2021白色黑字logo-PNG-无边框
星泰热榜
7cc8530814a9bfc4a80cad4ee1a08639.png
站内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