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事件

煤城鹤岗烧不起煤的背后:民营供暖企业危机何解?

 1月3日,鹤岗市诚铭供暖有限责任公司 (下称诚铭公司)在一份通知中表示,去年煤价开始暴涨,该公司曾多次向有关部门申请调价或补贴,未获答复。去年,该公司赔了七八百万元,今年无钱可赔,将从1月5日开始限热,直到停热。

 1月5日,界面新闻致电诚铭公司,该公司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并未限热,仍在供热中。政府和公司正在协商,尚未出结果。

 鹤岗市为黑龙江省 地级市,别称煤城,拥有上百年煤炭开采历史,但近些年煤炭产量下滑。2021年,鹤岗市规模以上企业原煤产量1046.7万吨,较2015年的产量下降15.3%。

 据鹤岗融媒体中心1月5日报道,诚铭公司后续贴出通告称,已认识到擅自张贴“限热停热”紧急通知行为是错误的,承诺不会限热停热。

 天眼查数据显示,诚铭公司成立于2021年7月,是一家从事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为主的民营企业。

 这并不是今年供暖季唯一一家出现问题的民营供暖企业。今冬供暖季期间,内蒙古、山西也出现民营供热企业因资金链不足欲停供,或供暖温度不达标的问题。

 去年12月,呼和浩特市旭泰热力有限公司(下称旭泰热力)发布关于资金断裂停运的情况说明,提及虽然疫情得到控制,但居民缴纳采暖费积极性不高,无力购买煤炭, 储煤只能维持第二天的供暖用煤。如果筹集不到资金,公司将于当月8日停产。

 1月6日,界面新闻致电旭泰热力,对方答复后续并未有限热和停热的情况。

 受疫情影响,2020年煤炭价格跌至历史低位。随着需求转好及供应不足,国内煤炭价格于2021年迅速反弹,在 10月中旬,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突破2600元/吨,刷新历史高位。

 随着国内煤炭产能加速释放,加上政策管控,2022年煤炭价格中枢较上一年有所回落,但仍显著高于2020年的水平。

但由于今冬天气温和、需求低迷等原因,当前动力煤价格呈现下行走势。1月6日, 秦皇岛港口5500大卡动力煤市场报价 1190-1220元 /吨,但这一价格仍较两年前翻番。2020年1月,该动力煤现货价仅在500-600元/吨。

“煤价、气价持续走高,因为它们是市场定价。供热价格大多数地区还维持在2000年的水平,20年不变。”1月6日,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建筑节能研究中心主任 江亿在接受界面新闻书面采访时表示。

 2005年,国家发改委、建设部下发《关于建立煤热价格联动机制的指导意见的通知》指出,当煤炭价格变化幅度达到10%时,应对热价进行调整。

 以鹤岗市为例,2015年黑龙江省下发指导意见,确定 该省煤炭价格变化幅度达到10%时,应对热价进行5.5%左右的调整。到2021年,鹤岗市才正式实施煤热价格联动。

 鹤岗市政府公开表示,2008年-2021年,该市供热企业供热用煤加权平均到厂价格(折5000大卡/千克)累计上涨了68.68%,但热价一直保持不变。

 2022年9月1日起,鹤岗居民供热价格由26元/平方米调整到27.5元/平方米,调价幅度为5.77%;非居民供热价格由37元/立方米,上调2.63%。这一调价幅度较煤炭价格变化幅度,还有较大差距。

 居民采暖费缴纳率不高,也是企业难以收回成本的原因之一。旭泰热力在12月的声明中表示,四个小区的收费占该公司总收费的80%,但此区域收费率不足5%。

 2022年10月, 中国建筑 节能协会清洁供热产业委员会(CHIC)召开东北地区今冬明春供热形势分析线上座谈会,36家中小民营供暖企业参会。2021年,这36家企业平均营业收入为1.3亿元,平均亏损1722.6万元。

CHIC 编写的《关于东北地区今冬明春保暖保供形势及对策建议的报告》指出 ,截至2022年8月,上述36家热力企业2022年供暖用煤需求556.7万吨,落实158.5万吨,缺口占比71.5%。

 在近两年煤炭供需紧俏的情况下,现货煤价大幅高于长协煤价。 全国煤炭交易中心数据显示,当前 5500K下水动力煤中长期合同价格为728元/吨,较现货煤低约四成。

 黑龙江桦南易普优能热力公司在上述CHIC会议上表示,目前仅能在市场上买到3000大卡的低热值煤,勉强维持初冬期低负荷功供热,储煤量与热值无法满足寒冬期高负荷运行需求,有断供之忧。

 2022年11月,京能大同热力有限公司就针对供暖温度较低事宜公告称,热源电厂因燃煤热值低等因素,导致实际供热量仅为应供的60%。针对此问题,山西大同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帮助电厂协调解决优质煤源。

 据红星新闻报道,鹤岗当地居民也去诚铭公司了解情况后称,“公司说是因为今年送来的煤炭质量不好,4个锅炉烧坏了3个,所以才限热停热,现在正在抢修。”

 目前,政策层面已要求煤炭 中长期合同对供热用煤企业全覆盖。 2022年10月28日, 发改委办公厅发布特急文件 《2023年电煤中长期合同签约履约工作方案》 ,明确电煤中长期合同供应方包括所有在产的煤炭生产企业,需求方包括所有发电、供热用煤企业。

 “对年用煤量不足20万吨、直接签订合同有困难的中小型供暖企业,应由省区市统筹,确定不多于三家国有供热用煤代购定点企业,以地市为单位统一签订和履约 ”上述方案提及。

 此外,江亿院士告诉界面新闻, 供热走进市场化是必然趋势。应当提高供热价格,而不是维持不变。当供热价格提高后,可能有部分的低收入群体支付有困难,应由民政部门进行精准补贴,解决困难户的采暖费问题。

2023-01-07 00:26
相关热门
联系我们
星泰丰森-2021白色黑字logo-PNG-无边框
星泰热榜
7cc8530814a9bfc4a80cad4ee1a08639.png
站内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