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事件

粮食危机梦魇再现?四大粮商囤粮炒作,进一步推高粮价_腾讯新闻

一.粮食危机,又来了吗?

2022年12月底,由粮农组织、世界粮食计划署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编写的最新一期年度报告《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显示。目前全球农产品市场正在面临严重的冲击,全球农业粮食体系受到了较为严重的破坏,全世界的饥饿问题和重度粮食不安全现象持续恶化。

即使像巴西这样的产粮大国,也面临着严重的饥饿问题。

数据显示,由于疫情期间消费者食品价格上涨,世界各地无力负担健康膳食的人数增加了1.93亿,总数接近31亿,而截至2021年,全球饥饿人数的比重也从11.3%上升到了21.3%的水平。

而在这其中,有2.36亿人正在面临着粮食短缺的压力;1.33亿人正处于粮食危机中;3920 万人正处于严重的粮食短缺状态中;更是有近57万人面临着“灾难”级别的粮食问题。

二.为什么2022年后,粮食危机再次抬头?

聊到这里,各位读者朋友心里可能会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在疫情冲击最严重的2020年没有爆发粮食危机,但是却在疫情爆发这么久以后,才出现了这么严重的粮食危机了?

笔者认为其主要原因有三:

一是新冠疫情及国际冲突导致全球农产品产量受限,供给冲击致使粮食危机抬头;

二是能源危机爆发,大量粮食被用来酿造乙醇汽油等商品,侧面推动粮食危机产生;

三是以四大粮商为代表的贸易寡头投机倒把,最终诱发粮食危机爆发。

三.俄乌冲突导致全球粮食供给严重受限

首先,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导致全球的供应链以及农产品产量受到了严重的冲击,但在疫情退去后,全球农产品产量并未出现明显复苏的迹象。

这主要是因为俄罗斯与乌克兰作为全球最重要的两大粮仓,在俄乌冲突的背景下,其农产品产量受到了明显的抑制,进而在供给端诱发了本次粮食危机。

首先,从地理环境的角度来看,低乌均是全球最重要的产量地:

俄罗斯土地资源丰富,耕地面积约为1.24亿公顷,拥有全世界面积最大的优良肥沃黑土带。俄罗斯种植业以谷类作物为主,其中,小麦占比为36.9%,大麦占10.7%,玉米和大豆各占3.6%左右。

乌克兰国土总面积为60.37万平方公里,其中三分之二为黑土地,面积占世界黑土总量的1/4。乌克兰农业用地4256万公顷,占国土面积的70%,黑土地赋予其得天独厚的农业生产条件,使其成为全球第三大粮食出口国,被誉为“欧洲粮仓”。

其次,从农产品出口情况来看,低乌均是全球最主要的农产品出口国:

根据2020年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乌克兰是全球最大葵花籽油出口国,全球第四大的玉米(出口占比约14.5%)、小麦出口国。俄罗斯是全球最大的小麦出口国,俄乌小麦出口量占全球比重约28%。俄乌大麦出口量占全球比重也相对较高(26%左右)。

从各农产品的产量情况来看,俄乌生产比例较高的小麦及大麦产量恢复情况相对较差。其中,大麦产量至今尚未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

而俄乌生产比重相对较小的玉米产量恢复表现相对较好,虽然在近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趋势,但已明显好于疫情前的产量表现。

四.能源价格高企,导致粮食需求变相增加

在全球能源危机的背景下,2022年能源价格快速上涨,导致乙醇汽油的性价比快速上升,从数据表现来看,目前乙醇燃油的性价比明显高于普通汽油。

但是乙醇汽油的生产需要消耗大量的农产品。从产业链图谱来看,制造乙醇汽油需要消耗大量的玉米、小麦、稻米、木薯、高粱等重要农产品,进而变相地增加了农产品的消费需求,导致国际农产品市场的供需缺口进一步拉大。

而从乙醇汽油的消费数据来看,截至2022年12月,乙醇汽油的消费量已经达到了93万桶/日,快速回升的乙醇汽油需求也间接拉动了乙醇汽油的产量,进而消耗掉了大量的农产品

五.四大粮商囤粮炒作,进一步推高粮价

市场上曾有一种说法,叫作“控制了粮食,就控制了所有人”。而目前全球有超过80%的粮食交易全被掌控在四大粮商手中,他们分别是美国ADM、美国邦吉、美国嘉吉、法国路易达孚,简称为"ABCD",这四家公司中,有三家是美国公司,法国路易达孚也有着美资的背景,可以说,四大粮商是美国的“心腹爪牙”。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与渗透,四大粮商从上游原料、到中游生产加工、再到下游市场的供应,他们都有着绝对的控制权,他们也常常被称作国际粮食市场的“幕后之手”,其甚至对全球粮食价格的定价权都有着较为显著的影响力。

举个例子来说,目前全球前10位的谷物出口国中,四大粮商占据主导地位的就有9个。

而在本轮粮食危机中,四大粮商乘机囤粮,并高价销售给其他国家,以此来赚得“盆满钵满”。

从其财报数据表现来看可以发现:

2022年前三个季度中,ADM的营业总收入高达756.17亿美元,同比增长了21.6%,净利润更是达到了33.21亿美元,同比增长了72.3%。

除ADM外,嘉吉的营收情况也表现较好,2022年一季度,嘉吉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了20.1%、净利润更是增长了63%左右。

而邦吉的增速表现虽然相对不佳,但这主要还是因为2020-2021年邦吉营业收入及净利润表现过好,基数相对较高所导致的。可以看到,2022年前三季度中,邦吉的营业收入就超过了2020-2019年全年的营业收入,且增幅近百亿美元。

六.粮食问题将何去何从?

首先,值得庆幸的是,目前国际农产品价格已经出现了回落的态势,也就是说本轮粮食危机在价格上的压力已经有所缓解了。

据联合国农粮组织数据,截至2022年11月,全球食品价格指数已经从159.7%的高点回落至135.6%,累计回落了24.1个百分点。

其次,随着国际粮价的暴涨,除俄乌外的其他产粮地粮食产量均已明显上升,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国际农产品市场的供需缺口。

所以说,粮食危机的问题虽然较为严峻,但已经出现了好转的态势。

但是,未来全球农产品市场仍存在着较为明显的结构性问题,部分相对贫穷的国家仍面临着较为严重的粮食危机问题。故想要彻底解决粮食问题,还是“任重道远”的。

此外,目前俄乌冲突仍存在着较为严重的不确定性,而全球金融系统在美联储大幅加息的背景下,还存在着黑天鹅事件爆发的基础条件,就好比2022年斯里兰卡、加纳先后破产、欧洲、英国、日本先后出现了金融、经济危机的苗头。

故整体来看,2023年的粮食危机,依旧是悬在全球资本市场头上的"达摩克斯之剑"。

2023-01-08 15:40
相关热门
联系我们
星泰丰森-2021白色黑字logo-PNG-无边框
星泰热榜
7cc8530814a9bfc4a80cad4ee1a08639.png
站内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