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事件

频繁被罚,民生银行的信任危机一触即发

 近日,青岛银保监局官方网站发布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行被青岛银保监局罚款255万元人民币,涉及虚增存款规模等。

 行政处罚信息显示,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行因“虚增存款规模,流动资金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向资本金不实的房地产开发企业提供融资,对房地产开发融资受托支付交易背景审查不严”的违规违法事实(案由),因此被处罚。

 1993年,泛海集团董事长卢志强深感民营企业贷款之难,于是萌生组建一家为民营企业服务的银行的想法。三年后,卢志强也吸引了刘永好(新希望集团)、史玉柱(脑白金)等豪华股东阵容,于当年1月成立民生银行,并成为国内第一家由民营企业发起设立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资产规模从最初的13.8亿元的筹集资金,发展至如今总资产规模超7万亿的庞然大物。

 不过,2022年,曾经光鲜亮丽的民生银行几乎陷入至暗时刻。据其最新财报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更是出现营收和利润双双下降,实现营收1085.96亿元,同比下降16.87%;净利润337.78亿元,同比下降4.82%。值得注意的是,至此民生银行已经连续八个季度营收同比增速下滑。

 与此同时,民生银行的利息净收入和非利息净收入两大核心板块业务收入双双下降。截至2022年9月30日,民生银行的利息净收入为814.08亿元,同比下降16.76%;非利息净收入方面,民生银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143.7亿元,同比减少了41.54亿元,下降22.42%。这直接导致营业利润整体同比下滑了5.82%。

 整体营收、净利润双双下滑,以及两大核心业务,均呈现两位数下降的颓势,也让民生银行也因此成为了2022年唯一一家降级的系统重要性银行,从第二组调整到第一组。与此同时,也将民生银行的尴尬暴露无遗。

 其一,与其他商业银行一样,民生银行的资金来源多地依赖于储蓄存款等较为稳定的被动负债,但自从同业业务兴起后,同业负债逐步挤占了个人存款的份额。数据显示,2022年民生银行的同业负债总计为1.24万亿元,个人存款则为9482亿元。

 尽管如此,但是民生银行吸收存款和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存放款项的净增加额却在下滑。所谓的同业业务,主要发生在银行与证券、保险等其他金融机构之间,比如银行间的拆借、外汇买卖等。

 数据显示,2022年1-9月,为1103.48亿元,较去年同期的4914.21亿元减少77.55%。据业内人士分析,同业业务虽然比零售业务更“吸金”,但是与储蓄存款相比,同业负债的稳定性明显较差,而且容易陷入高杠杆、多嵌套、长链条、多套利的高风险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被同业业务“拖累”的同时,民生银行的零售业务也不足以撑起民生银行业绩的大盘。例如,财报数据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民生银行实现零售业务营业收入500.90亿元,同比减少6.53%。其中,零售业务的非利息净收入103.11亿元,同比减少14.76%,在零售业务营业收入中占比20.58%。

 其二,民生银行的坏账率高得惊人。据民生银行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其不良贷款总额、不良贷款率较上年仅下降 0.05个百分点。不良贷款总额720.58 亿元,比上年末仅仅减少 2.80 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坏账产生的根源,正是因为民生银行重仓的房地产而频繁踩雷,而在此之前,民生银行还曾因为投资康得新、辉山乳业、ST獐子岛等,也导致了坏账的增加。

 由此可见,民生银行业绩陷入困境的很大原因之一,在于其曾经的大股东纷纷暴雷,对民生银行造成了重大影响。而在业绩持续下滑的态势下,民生银行也陷入了颓势难止的困局。

 1996年正式成立时,民生的创始股东有59家,股权极为分散。而随着民生银行陷入衰退,曾经的大股东们也纷纷陷入困境,民生银行的股权也开始频繁生变,动荡不安,甚至分崩离析。

 例如,曾经的单一大股东安邦保险在2020年轰然倒下,后被破产重组为大家人寿。尽管如此,大家人寿的合计持股比例仍高达16.79%。

 而另一位大股东泛海集团,时至今日依然在“排雷”。今年7月底,据媒体报道称,泛海集团持有民生银行约18亿股A股被北京金融法院轮候冻结,约占其持股比例的70.46%。

 例如,此前的2017年,辉山乳业百亿债务危机中,民生银行涉及贷款7亿元。同年保千里债务违约中,民生银行所涉逾期金额高达两亿元。此后民生银行还分别踩雷了深陷债务危机的东方金钰、中信国安集团、康得新、恒大集团、泰禾集团及公司股东泛海集团等。

 值得一提的是,民生银行仅仅是对恒大集团的借款金额就高达293亿,而对大股东泛海集团的授信金额就高达212亿元,泰禾债务违约18亿元元。据媒体报道,2022年7月份,泛海集团所持民生银行股份已经第三次遭遇冻结。实际上,此前的3月和4月,这笔股权已两次遭遇司法冻结,其中部分股权还险些被摆上拍卖台。

 而且,此前的2021年7月底,泛海集团多次减持民生银行,泛海集团控制的隆亨资本,累计被动减持民生银行H股约2.61亿股。令人唏嘘的是,曾经为泛海跨界金融行业打下江山的“民生银行”,此时却受尽泛海集团的“拖累”,甚至成为了泛海债务危机的“挡箭牌”。

 在业绩不断滑坡的同时,民生银行的高管薪酬也备受质疑。据了解,2021年股份制银行行长年薪排行中,民生银行最高,达到了430万元。而在上市股份制银行中,民生银行高管的薪酬一直都排在第一梯队。

 为了化解危机,民生银行于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发布时表示“基于市场变化、绩效挂钩等因素考虑,我行高管2021年度平均薪酬水平已较同期下降了15%。”

 只是,即便如此,民生银行高管的薪酬在行业依旧处于高位。而对于缓解民生银行的经营之困来说,也显得杯水车薪。只是,由此给民生银行投资者带来的质疑之声不绝于耳,而民生银行也因此陷入了信任危机。甚至有投资者直言不讳:民生银行是民营企业的银行,还是股东的提款机?

 2011年,民生银行当时的行长高调宣称,民生银行的利润太高,有时候自己都不好意思公布。但是好景不长,自2014年开始,民生银行就陷入了核心经营指标下滑、股价一落千丈的颓势之中。

 据观察,在近年全球实体经济下行之时,民生银行面临的压力相比过去几年,有过之而无不及。彼时,民生银行的中小微贷款业务开始收缩,贷款余额减少,占发放贷款和垫款的比例也在下降。与此同时,因为其频繁踩雷房地产企业、同业企业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

 不过,经历了成长的阵痛后,民生银行的业务规模也水涨船高,如今数万亿资产规模的民生银行,2022年总资产规模排名11,也足以与其他国有银行同台竞技。只是,高悬在其头顶的两把利刃,足以让其危机挥之不去。其一就是在涉足房地产等高杠杆产业踩雷风险极大,其二就是其风控能力不足,极易受到牵连,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结语

2023-01-16 15:43
相关热门
联系我们
星泰丰森-2021白色黑字logo-PNG-无边框
星泰热榜
7cc8530814a9bfc4a80cad4ee1a08639.png
站内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