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事件

专坑中国人,假药屡屡暴雷?印度药商曝辉瑞仿制药玄机_市场_经销商_药品

基于语言的障碍和空间的阻隔,患者和家属成了推手们操控的木偶。帮忙代购的“药神们”大多居于中国,无法走出国门,他们既不知晓药厂的实力,更无从判断货源的出处和药品真伪。

一方面是国人强烈的求生本能,一方面是巨额的利润空间,印度商人和中国商人联袂上演了跨国的炒作大戏。大量的Paxlovid仿制药以数公斤的包裹快递、走私等多种方式涌入中国。

和电影《我不是药神》里救命的抗癌神药不同,这一次大家疯抢的两款辉瑞仿制药屡屡“暴雷”。许多人把买来的药品送到第三方机构检测后发现,根本不含抗病毒的成分,有些只是普通的淀粉。

原本为了救命的新冠仿制药,在国内炒成了盲盒,真假完全凭运气。在印度开了一年药店的猫哥讲述了一个更为复杂的故事:中国人疯抢的两款药都不是在印度批准上市的新冠仿制药物,它们滋生于一个监管空白的地带,更像是同一个推手使用相似的手法,给买不到特效药的中国人量身打造的“大力神丸”。

我的最大感受就是疯狂,不像是正经的行业,所有人都在疯抢辉瑞的抗新冠仿制药物,市场上的药品就像要多少有多少似的。这太不可思议了!按理说,药品从生产到上市流通,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而当时的新冠药,看起来是应有尽有。

我本来不想做中国市场的生意,风险太大。代购印度仿制药,叫做“未经批准进口”,虽然现在中国放宽了政策,但是还是会受到处罚。我以后还要回国发展呢,可不想惹麻烦。从去年3月在德里选门店开药房,我就想得很清楚,我只卖药给北美、南亚和澳洲的华人群体。

但是自从去年中国防疫政策优化以来,就不断有中国朋友加我微信,让我帮买辉瑞的新冠仿制药。国内的朋友想买几盒自己用,我发个包裹邮寄,半帮忙性质,这种操作法律风险就小很多。

咨询买药的人很杂,既有在海外的华人,想给中国的家人买的,也有国内的个人送给亲戚朋友,也有代购。每天得有几十人。我根本忙不过来,干脆拉群,组织团购。这样,我去市场购买,因为量大,也会有很好的谈判价格。

当时,获得辉瑞Paxlovid新冠药仿制授权的,有19家印度药企。但我从市场上了解到,有货的只有Astrica公司的绿盒(Primovir)和Azista公司的蓝盒(Paxista),在中国被疯抢最多的就是这两款。

我记得很清楚,12月11日,我在群里统计完需求总量后,派店里的印度小弟前往德里最大批发市场去买。当时蓝盒的价格大概450元,绿盒大概是330元。

国内购买最多的两款药,从左到右,分别是绿盒药Primovir和蓝盒药Paxista

我们订了14公斤绿盒蓝盒的仿制药,一次性付了全款,只想让经销商早点儿发货。经销商发了7个EMS单号。可是等了两个星期,一个包裹都没有收到。

我感到不对劲儿,一查,这些包裹一直没有更新快递信息。我才明白过来,他给我发了假的快递单号。国内等着救命呢,你给我拖两个星期?我非常生气,跑到经销商那里,把他骂了一顿。虽然他跟我道歉了,但还是骗我说,没发货是因为我的货“被偷了”。

哪有这么巧的事?经销商的心思,大家都懂。因为市场已经变了,一天一个价。我12月11日订货时的价格,三天后,就已经涨了30%,一周后,几乎翻倍。经销商干嘛卖给我,直接找个理由毁约,卖给别人,赚得不是更多?

很无奈,我不得不又加价补足了尾款,经销商才重新发货。市场已经完全超出我的经验认知了。后续上涨更疯狂。我记得,今年1月6日,蓝盒的拿货价已经涨到1400元,卖到国内,更是炒到三四千元的高价。

据我所知,这些药物的原材料似乎是30万卢比(约2500元人民币)一公斤,一公斤能生产出300多盒,一盒原材料的成本大概也就2600卢比(约214元人民币),再加上人工、包装、渠道营销,一盒药顶多卖人民币290元是符合市场规律的,330元以上已经很高了。

这是一盘很大的棋局,不是闹着玩的。我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因为买药的中国人并不知道,他们哄抢的绿盒和蓝盒仿制药,在印度的正规药店是不能销售的,它并没有获得上市批准。

这边的规定是,药品在印度药店合法销售,要明确标注药监部门的药品批准号和市场监管部门审批的最高MRP零售价。销售价格高于MRP价会被认定为非法。就算是不在印度销售、仅供出口的药品,也会标注药品批准号。但是绿盒和蓝盒两款药,是没有MRP价格的,也不能在印度的普通药店销售。

这说明什么呢?就是这两款药并没有在印度获得审批,但却大量涌入中国市场。

这些药厂为什么没有获得在印度上市的审批?我想这与审批的时间和金钱成本有关。要通过印度政府审批,非常慢,私下又要花钱,手续不一定能跑下来。即使跑下来,印度疫情高峰已经过去,新冠药在印度国内也没有市场,走审批程序得不偿失,不如直接把药卖给中国人,稳赚一笔。

我了解到的是印度审批上市的新冠仿制药只有一款Zenara的Paxzen,上面的MRP价是5200卢比,换算成人民币大概400多元。不过因为需求少,销量一般,已经停产了。

印度药品包装上印有MRP价格

02 无法溯源的假药

如果仿制药是真的,那还情有可原。但是出现了假药,都是用来救命的,这就很过分了。

疯抢囤药要小心,最近有买家自己不放心,送去检测机构检测成分,发现市场流通的仿制药里很多是假的。尤其绿盒,连奈玛特韦这种抗新冠的主要成分都没有,用治疗流感的奥司他韦充数。

我也从市场打听到,生产绿盒的Astrica公司,早就买不到原材料了,但他们仍在继续生产绿盒新冠药。

绿盒Primovir新冠仿制药包装

其实,印度仿制药市场确实鱼龙混杂,特别是疫情这几年。我看到新闻报道,从2020年到2021年,印度不合格和伪造医疗产品的事件增加了将近47%,出现了大量以旧换新药品、假冒产品,新闻里说到,这些主要跟新冠产品有关,比如疫苗、药品等等。

但我的体会是,印度对本土销售的药品,法律措施还算严格。比如印度《药品和化妆品法修正案》就规定,掺假或假药导致死亡时,处以不少于10年或终身监禁且不可保释,同时进行罚款。

相比之下,印度的假药更多是流向了海外市场。我跟我的驻店药剂师聊天,他就慎重地告诉我,印度市场上有超过10%的假药在流通,而在海外销售的假药,可能要占35%。这是因为海外市场无法溯源。比如把印度药销售到欧美国家,如果为了利益故意出售假药,这些客户是根本无法来印度追责的。

这样一来,很多药品在正规药店卖不了,就只能流往批发市场,这些药品基本上良莠不齐。一些投机的印度商人可能以前没有跟中国人做过生意,忽然发现了商机,跟中国人交易一次,把钱赚足之后就不再合作了。

其实仿制药的正规生产流程很复杂。一家有药品生产能力的工厂,如果想生产制剂,要解决两件事情,第一是拿到生产许可的批文,第二要去具有生产原材料资质的工厂买原材料,把原材料拿回来之后加入淀粉、黏合剂,搅拌充分,再进行压片、铝塑覆膜,最后包装上市。缺少原材料很难完成这一系列流程。

不管真药假药,这里面的利润都太大了。辉瑞的Paxlovid被炒到几万,最近进医保的谈判又失败了,看来印度的药商还能继续“躺赢”一阵子。

现在,因为造假风波,绿盒已经卖不出去了,代购囤的货也只能砸在手里;蓝盒趁机涨得更凶,但比起需求还远远不够;Zenara公司的仿制药又断了货。我相信其他的印度仿制药很快会卖爆,很有可能是SPAL(SP Accure Labs)公司生产的那款NIRIT SPAL。

前几天,我派人去这家药厂询价,他们告诉我,德里的一家经销商已经一次性买断了这款药,花了2亿卢比(大概1700万人民币),而且压着不出货,等着市场饥饿到一定程度再高价卖出。

中国国内也有药厂在找门路。最近就有国内的药厂给我打电话,说可以在国内找到原材料,让我帮忙在印度联系一家药厂,帮他们加工仿制药,然后再把药卖给中国。

03 代购的责任

病人花钱买到假药,可能会严重地耽误病情,做代购也是要负责任的。

从印度到中国,路途遥远,语言又不通,很多代购是分辨不出药品真假的。他们通常也不会对药溯源,整个过程没有任何人能够把关,中国买家买到假药的几率当然很大了。

但也不能把印度仿制药和“药神们”一棍子打死。早期的绿盒药和蓝盒药确实帮助不少中国老人渡过了难关。过去许多抗癌的仿制药,通过代购进入中国,也救了不少人的命。

这是非常现实的考量,大部分印度仿制药确实有效果,又便宜。

我自己就遇到许多患者,生活困难,即使是常见的平价药,对他们来说也很贵。有东北的下岗职工,跟我咨询治疗尿毒症的药西那卡塞,在国内售价六七十元一盒,但他们买不起,很多人还是会选择只便宜一二十块钱的印度药。还有人咨询治疗尿崩症的药醋酸去氨加压素片,前期国内涨价到170元左右,很多患者也吃不起,在考虑购买更便宜的印度仿制药。

对于这些低收入的老百姓来说,生了重病后,长期依赖药物,每月都要吃几盒,一年下来可不是小数字。很多药物甚至不在医保范围,价格非常昂贵,普通人根本吃不起。印度仿制药恰恰可以满足这些需求。

我一般会提醒朋友,买仿制药需要注意,如果对方没办法提供相应的审批文件,网上溯源不到药厂,自己最好委托第三方机构检测一下,更放心。救命的事儿,不能病急乱投医。

“药神们”进药有的是办法,我说的批发市场,就在德里红堡景点附近的“月光”集市(Chandni Chowk),也有人叫它“仿制药一条街”。《我不是药神》里的主角原型陆勇,也是来这里寻找抗癌药物的。在这里,你能买到各种药,包括抗癌药,治糖尿病、高血压的药物等。中国防疫政策优化之后,这个批发市场的重点就放在了防疫药物上了。

中国人可以通过线上买药,直接支付人民币,然后给印度药商地址,对方会用EMS发货到中国,但这种方式每次发货量很小。还有一些人可能会铤而走险,通过缅甸、尼泊尔、香港,找人背药过去,一次发货七八公斤都没问题,但这涉嫌走私。

比如香港,因为自由港政策,海关管辖很宽松,方便携带大批量仿制药回国。也有人选择从越南把货拉到缅甸边境小镇莫雷去,从莫雷再拉到云南瑞丽。这条渠道已经很久了,红木、机械、手机配件各种货物的走私,基本上都是这条路线。

我看过很多印度仿制药通过这些途径进入中国。整个过程中,找货的、广告推广、微商等,早已形成了完善的产业链。

这次印度新冠仿制药在中国大卖,可以说是一些印度投机商利用了我们防疫政策转变的契机做的豪赌。而出现那么多假药,除了国内对新冠疫情过于恐惧,我想也跟投机商的逐利,和代购的盲目助推有关。

总之,无论是囤货的印度商、中国的代购,还是早期的操盘手,所有环节的人在这个新冠仿制药的链条上都会挣到一笔钱。这门生意可能还会持续到今年3月开春,天气和暖后,中国的疫情高峰估计也就过去了吧。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2023-01-16 15:44
相关热门
联系我们
星泰丰森-2021白色黑字logo-PNG-无边框
星泰热榜
7cc8530814a9bfc4a80cad4ee1a08639.png
站内资讯